烟花三月下的实为南京?隋唐扬州指建邺西州城
发布时间:2015-05-11 15:15       文章来源:江南时报            作者:综合               点击量:

核心提示:著名历史学家朱偰所写的《金陵古迹图考》,成为当下考古爱好者的“必备工具书”。其实在50部推荐的南京传世名著候选目录中,还有一部名字很相似的名著——《金陵古今图考》。

  图语:《金陵古今图考》插图】

  著名历史学家朱偰所写的《金陵古迹图考》,成为当下考古爱好者的“必备工具书”。其实在50部推荐的南京传世名著候选目录中,还有一部名字很相似的名著——《金陵古今图考》。

  在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江宁织造博物馆馆长郦波眼中,“能图文并茂详考金陵一城之变迁者,莫过于明代陈沂的名作《金陵古今图考》,其传世价值较大。” 江南时报记者 黄勇

  【历史价值】

  写的其实是中国城市文明发展史

  《金陵古今图考》作者是陈沂,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不知道,但实际上,他是明代大名鼎鼎的“金陵三俊”之一。南京图书馆副研究馆员张宏介绍,明初南京不仅是全国政治中心,也是文学艺术重镇之一。宋濂、刘基、方孝孺等一代大家之后文坛虽然有所寂落,但至明中正德年间,因徐霖、陈铎等名士潇洒谈艺而重新繁盛。被誉为“金陵三俊”的顾璘、陈沂、王韦,诗文书画风采相映,留下了不少优美诗文与学术著作。

  陈沂(1469-1538),字鲁南,曾经当过江西参议、山东左参议、山西太仆寺少卿,想念自己长期居住过的金陵,在城南夫子庙旁的四福巷筑居遂初斋,绝意世俗,闭门读写,一生著述较丰。

  “陈沂饱读诗文,博学多才,诗文、杂记等兼写,其书画艺术亦佳,因一生崇尚苏东坡书法而自号‘小坡’。不过,最厉害的还是文史成就。”张宏介绍,《金陵古今图考》以宋元方志为基础,综合史料考证,描绘出从列国、先秦至明朝南京的山川形胜、城邑街肆地图,时间跨度极广。

  “作为六朝古都、十朝都会,南京一城之变迁,足可成为中国城市文明发展史的缩影。”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江宁织造博物馆馆长郦波说,在明以前,能图文并茂详考古来金陵一城之变迁者,莫过于明代陈沂的名作《金陵古今图考》。全书作图十六幅,其中,南京城郭历代变迁图十二幅,域内山水图三幅,《历代互见图》一幅,每图后皆附以图考。

  郦波还大赞,该书备受后世学者称赞,“著名史学家、国学大师柳诒徵曾直言:‘游金陵者,多嗜读陈云伯《秣陵集》。《秣陵集》所载图考,皆直录陈鲁南《金陵古今图考》。’其价值与影响可见一斑。 ”

  【图书告诉我们的那些冷知识】

  李白诗中的“扬州”指的是江南

  如果告诉您李白千古名句“烟花三月下扬州”中的“扬州”是指南京,你会不会目瞪口呆?

  “《金陵古今图考》中记载,隋唐人所说的扬州往往指代建邺西州城,而西州城最繁华的地方就在朝天宫西街这一块地方。”朝天宫街道工委书记张振荣曾由此判断,李白诗句中的“烟花三月下扬州”中的“扬州”实指南京,“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指南京朝天宫西街这一块地方。”

  根据历史记载,汉武帝刘彻为了加强中央集权,除京师长安和京畿七郡外,分天下为十三区,置刺史,“扬州”是十三区之一,全称扬州刺史部。当时的扬州范围非常大,包括今天的安徽淮河以南部分,江苏长江以南部分,上海、江西、浙江、福建全部,湖北、河南部分地区。

  晋代定都建康(今南京),既是全国首都,也是扬州的治所,并持续了整个南朝。隋文帝开皇九年(公元589年),隋军攻克陈朝首都建康(今江苏南京),改陈朝的扬州为蒋州,又将本朝原来的吴州(治所在今江苏扬州)改为扬州。从那时起,今天的扬州市才享有了“扬州”的专名。算起来,扬州作为南京名称的时间,长达400多年。

  而李白是唐中期诗人,当时扬州治所,已经从南京迁往了江都。唐代的南京称号众多,有“白下”、“上元”、“江宁”、“升州”等。因此,“烟花三月下扬州”中的“扬州”肯定不是指现在的扬州城区,应该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江南地区,其中也就包括南京。

  唐朝后期,南京城有5个城门

  唐朝时,南京是个啥样?很多人对此一无所知。《金陵古今图考》中的地图来了个大揭秘。

  记者昨天在《金陵古今图考》一书的地图中看到,当时唐朝后期的南京城,城周长25里,有5个城门,北面长江旁边有两个门,西边的叫龙西门,门下有桥叫水下桥,东边的是西门,再往西是清凉寺,在城内。南边为东门,门下有桥叫水上桥,门旁边有九曲坊,在城内,城外为白下亭,亭下有桥名白下桥。西边为南门,门下有长千桥,门外通聚宝山。东边还有一门,叫北门,门下有元武桥,出门可到鸡笼山和元武湖(当即今天的玄武湖)和覆舟山,北门里面是县衙门和证圣寺,北门往南走有小虹桥和百尺楼,再往南为钟山坊、石城坊、飞虹桥等,过了秦淮河支流,是府衙门,往南就是繁华的商业区了,诸司衙门、能仁寺、鱼市、蚕帛市、花行等。

  南朝时,蒋王庙一带有“亲蚕宫”

  南京云锦流传千年,但根据宋朝学士山谦之的《丹阳记》记述,江东的吴王廷虽有御用织室设置,但并不能产锦。丝织生产主要是绫绢;社会生活服用水平和习惯,主要是麻布织物等。后来,南朝宋的开国皇帝刘裕灭后秦后,从北方徙移来不少技艺精湛的锦工。再加上桑蚕生产技术传到江南,这就给南朝历代王廷御用织室的建立,发展王室服用需要的锦绮生产,创造了条件。

  记者在《金陵古今图考》第12页看到,“南朝都建康图”上就标有“亲蚕宫”,按图上标志的方位,位置约在今玄武湖东北岸南京林业大学或蒋王庙附近一带地方。可以看出,南朝统治者在发展蚕桑丝织时,遵循汉代传下来的古礼,每年进行皇后“亲蚕”的仪式,由皇后躬亲蚕事,就在此地。

  明代台城 才“挪”到玄武湖畔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唐代韦庄的这句诗,使台城成为世人眼中的一种文化符号,甚至作为城市的一种“伤感”印记而被铭记。这里说的台城,是指六朝时期的建康宫,一个由多重城垣构成的庞大建筑群区,包括百官议政的尚书朝堂区、皇帝朝宴的太极殿区以及后宫内殿区、宫后园囿区等。陈沂在《金陵古今图考·历代互见图考》写道:“直出北口西华门西大街,当是大司马门处。国学成贤街南口,当是宫后平昌门处。珍珠河正在宫内也。”

  然而,侯景之乱中繁华的建康城遭到毁灭性破坏,台城也没能幸免,“台内宫室,并皆焚烬”。梁武帝萧衍饿死台城的故事,更使台城成为一个容易让后人深思、感叹的地方。

  不过后代却有了偏差,经过南朝皇帝们精心打造的“台城”这个忧伤符号,到明清以后逐渐被“物化”转移到鸡鸣寺后面城墙上。清代南京人徐上添《金陵四十八景》图中,“北湖烟柳”所画的就是“玄武湖畔台城上的垂柳和烟景”,这也让更多人认定,鸡鸣寺后面的这段城墙就是“台城遗址”。中国研究明城墙第一人杨国庆介绍,鸡鸣寺后这段城墙自底部至顶部净高22米,墙体上部为城砖,均为明洪武年间烧制。

  两者毫无瓜葛,但渐渐的,南京人逐渐把台城这个称号给了玄武湖边的这段城墙。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