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专题 |
“寺僧分离”的“遗产一刀切” 谁最受伤?
发布时间:2013-04-20 16:28       文章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作者:刘畅         点击量:

核心提示:目前兴教寺事件的核心已经不是拆多拆少、拆新拆旧的问题,而是“寺塔分离”“僧寺分离”的问题。

  编者按:目前兴教寺事件的核心已经不是拆多拆少、拆新拆旧的问题,而是“寺塔分离”“僧寺分离”的问题。北京大学文学硕士刘畅撰文提出:兴教寺申遗这一事件,僧人与塔都是不可或缺的文化传承。“文化遗产”不能脱离开“文化”。寺院本是活着的文化,为何要把它祸害成死后的那种遗产呢?  

  西安兴教寺大雄宝殿红柱碧椽,建筑古雅,门额上有康有为所书“兴教寺”三个大字。(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遗产的关键在于传承:物的传承与人的传承

  兴教寺申遗这一事件,僧人与塔都是不可或缺的文化传承。

  人类的文化,关键是不断地传承,并且在传承的基础上的再弘扬。这种传承,一方面是物质与资料上的平面性传递,一方面是人与人之间的立体性传承。这两种文化传承方式,是缺一不可的。它们都是文化传承中的必要因素——人是文化的载体,物是承载的工具。

  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传承才是珍贵的,因为,“物”可以承载知识、见证历史,却难以给人知识之外的智慧。但是也不并意味着不需要“物”的承载与见证。人类有两位“老朋友”——心与物。我们常谈的“知行合一”、“思维与存在”等等其实总的来说,不外乎“心与物”这一范畴。在文化遗产问题上,也涉及到这样的问题。不管怎么说,这两者是离不开的。我们不能离开心谈物,也不能离开物谈心。

  文化遗产的实体性建筑需要保护,然而其背后文化精神的传承也同样需要得到相应的维护。这才是文物价值的真正所在。这样的文化也才会给人真正的滋养。同时也正由于其文化内涵,才会有文化遗产之称。对于一个人来说也是同理,不仅要有个躯体,还更要有“精、气、神”,那样才能有生机。

  要知道,对于僧人和信众来说,寺院便是“家”,塔便是“祖坟”。商业与经济再怎么发展,在生死与信仰面前也得有多少有点敬畏之心。这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若果不谈精神,只谈物质,那么谈“文化遗产”也就离题太远了!

  保护文化遗产要保护“活着的文化生态”

  我们不能物质化地简单看待遗产,遗产的内核实在于文化整体。对于兴教寺而言,寺院与塔是个有机整体:寺院虽小,五脏俱全,拆了哪一部分都是不行的!“文化遗产”不能脱离开“文化”。寺院本是活着的文化,为何要把它祸害成死后的那种遗产呢?

  与其被动的人力保护,不如主动的传承。这是大自然的道理——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被动的保护遗产,如同一潭死水,只有人工的注入自来水才能维持鲜活,而僧团对兴教寺的传承,就好比是天然流动的清泉,有着自己良好的“文化生态”。这有成体系的良好的文化生态,才能够维持其长远持续的发展。

  物质遗产的价值终究还是需要人的确认,需要人心的认同。从“专家”的认同的标准来说,只有塔符合标准。但是从普罗大众的标准看来,从文化的生态来看,寺和塔都是珍贵的文化遗产!因为,对于文化遗产最重要的,是还有人在传承玄奘大师的精神,还有人为大师守塔,还有人在用生命践行大师的精神——这就是兴教寺及其僧众、信众,哪怕有些建筑是九十年代的。

  知识意义上的标准衡量,在这里只是参考之一。重要的是“活着的文化生态”。这种文化生态,便是人与物所共同承载的。

  不要为了一己之私而把社会搞乱

  诚然,文化遗产的保护需要经济发展,利用文化发展经济也是合理诉求,但是¥¥并不是全部,而是社会发展中的众多因素之一。

  一些有着“商业眼光”的人们,看到了其中的“商机”——申遗,拆散旧寺院,窃取兴教寺塔,以塔为核心、以兴教寺之名建新景区,以文化遗产之名收门票……这就是“法门寺”沦陷的过程吧!也许至今还有许多人不知道“法门寺景区”与“法门寺”的区别所在吧!

  商业运作在文化领域这里绝不能“喧宾夺主”!恰恰相反,商业应该搭台,文化与修行才是这里的主角。要知道,兴教寺是享誉世界的宗教场所。僧人有其独立的自主权——不论是民主的角度,还是众生平等的角度。

  这里要经济搭台,文化唱戏。不要为了一己之私而把社会搞乱!

  这样的“掠夺兴教寺塔、掠夺法门寺舍利塔”似的商业运作模式,是名符其实的折腾。尤其对于文化产业来讲,这样的折腾是以牺牲公众的公共资源为代价,更是明目张胆地大肆透支子孙后代的文化遗产!对于僧人和信众来说,这种做法则是明显的“强拆民宅”、“强抢祖坟”了!

  不要为了以钱生钱,就不择手段——多行不义,必自毙!君子爱财,须取之有道。只关注私利不考虑他人利益和公共利益,是自掘坟墓。殊不知,“自己”、“他人”与“众人”,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反思对文化的态度:“遗产搭台,¥¥唱戏”不可取

  不能只要¥¥,而忽视遗产等社会文化本身的作用。

  社会有其自己的生态环境,我们需要像维护自然界的生态环境一样,维护文化与社会的生态。遗产、¥¥,本都是社会生态圈内不可分割的生物链,哪一环都不能缺。他们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好似传统文化中的五行思想,木火土金水相生相克而贵在平衡,太过看重哪个方面都会出问题!

  社会也是同样的道理,贵在“各归其位”,不然则“捉襟见肘”。全社会公共资源搭台,¥¥唱戏的发展思路,必然破坏社会的生态平衡。

  社会的生态平衡,需要各个社会群体唱好各自的戏。大自然给人们的一个教训便是“生物富集效应”——人类在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向生态系统排放有毒有害物质,这些物质会在生态系统中循环,并通过富集作用积累在食物链最顶端的生物上——人是生物富集的最大受害者。人的过度关注,把自己推到了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上。自然是相当复杂的,当人以有限的智识去揣度、改变生态圈的某一环时,恰恰破坏了自然。

  人类社会的发展,需要尊重——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自然。

  保护好文化生态是发展当地经济之本

  尊重僧众的权益,维护兴教寺的利益,才是这一事件的正能量。只有寺院的利益得到了保护,才是对社会有益的经济发展。兴教寺也将成为当地名符其实、底蕴浓厚、原汁原味的文化圣地,而不是为了发展经济而“占有真圣地、毁掉真圣地、伪造圣地、打造圣地”。要知道,兴教寺这一事件,文化是本。保护好了原原本本的兴教寺才能谈旅游经济。

  旅游,是一种全方位的体验,需要的是原汁原味,需要的是文化底蕴。被动的发展旅游,不如维护好寺院的文化环境,尊重寺院与僧众、信众的宗教信仰,把正信的佛教信仰,以及玄奘大师之精神正本清源的维护好。

  当然,也许背后是另一种观念问题——“文化遗产”是为了GDP。

  一些人的“实用”从来都贯彻地十分深入。GDP的“梦想”下,是这样的一种思维:除了GDP,都是狗的屁。这种迷信某些数字指标的做法,实在是害人不浅。于是,在文化领域酿成了这样的一种悲剧:自家珍宝流浪在外才安全……

  当年敦煌藏经洞发现的时候,国内学者的疾呼没有得到重视。莫高窟的王道士,把那些古卷稀里糊涂地廉价地给了斯坦因等人。最后,自家珍宝流浪在外,却似乎是“无心插柳”地聊以保全。有学者称之为“敦煌之劫”。今天其实也不乏其事。在兴教寺事件发生后,有网友评论说:“应该让成龙买下来,把古建筑转移到国外,在这帮败家子手里,难免被拆的命运……”

  对于中国式遗产,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文化态度。我们面对文化,面对人的尊严的态度,是不是该有所反思和转变。

  “文化重视”的素质,应该成为全社会的一种公共素质。真实的GDP增长,一定还是要与文化有关的。文物保护意识也是文化意识的子题。

  文化的渊薮在人心:一砖一瓦,重于泰山

  不论是物质遗产,还是精神遗产,都发源于人心。对于文化遗产来说,真货不在表面热闹,一旦离开根本,再热闹也是假的!

  有法师对此事件曾说道:“如果已然忽略了兴教寺这个人文场所的宗教价值,更忽略宗教价值中的灵魂内核,恐怕,无论打造一个怎样华丽的人文处所,也仍然与兴教寺原本承载的宗教价值毫无关联。当灵魂被消解了,形式上的繁荣与原本兴教寺的遗产价值相比,当然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对于文化遗产来说,真货不在表面热闹,一旦离开根本,再热闹也是假的!因为文化的价值必然要以‘心’为内核。

  佛教强调‘山门以耆旧为庄严’——因为‘心’不是以‘随物转’为价值的;信仰,不是以物欲为价值的;灵魂,不是以奢华为价值的!

  近些年来,在我们为数不多的文化印迹中,强拆不断地在发生,最终蔓延到了一个民族的脊梁上。如果把真实的历史遗迹直接拆除,一代代的历史印迹也会在人们心目中被渐渐地遗忘。其实,精神世界的遗产不在乎新不新,大不大,气不气派。承载文化感情的历史遗物,哪怕只是一砖一瓦,在人们心目中也永远是沉甸甸的。

  再者,既然是全新堆砌的建筑造势,为什么不另行选址,而一定要将这种造作直接针对真实的文化遗产?这样毁真迹之后的兴建,难免有立牌坊的嫌疑。”

  说到底,是不是别人点头才算遗产?终归还是要看家里人对文化的态度,否则即使从“评定标准”的角度看可以有“遗产”的标签,也没多大意义。

  文化遗产保护中的“捉襟见肘”

  在《世界遗产公约》里,所有条约体现的核心就是“保护”,一切以“保护为本”,同时对其合理适度地开发利用,实现遗产保护和利用协调发展。

  然而,由于一旦成为了“遗产”,就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种“世界性荣誉”,乃至有着一定程度上的经济的支持。与此同时,一些没有被贴上的“世界文化遗产”标签的遗产,似乎也就无形中被打入冷宫,成为了遗产圈待宰的羔羊。一个有形的保护名录,无形中形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可破坏名录”!——人心可畏啊!兴教寺事件就是这样的一个警醒!

  一些人的心目中,似乎“申遗”是为了那个世界性名誉;一些人眼中,似乎“申遗”是为了那些给遗产的资金;一些人心里,似乎“申遗”是为了“世界性名誉”后的政绩。遗产背后的文化意义,似乎只能在这里只能用省略号来表达了……

  文化遗产的保护,终究还需要人们对文化的重视和关怀啊!

  别为了文化丢了遗产,别为了遗产丢了文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