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养生 | 传说 | 论道 | 问答 | 辑要 |
太极拳最难学的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4-02-14 11:37       文章来源:中国太极拳网       作者:综合         点击量:

核心提示:太极拳的拳理拳法,古代拳谱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明了,是不存在尚没有公开的秘密需要谁去解去揭的。

太极拳最难学的是什么
对力道的把握是太极拳难点之一

  太极拳的拳理拳法,古代拳谱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明了,是不存在尚没有公开的秘密需要谁去解去揭的。之前有的人所谓对太极拳的“解秘”无非是有名无实的吹嘘、哗众取宠的商业炒作甚至是欺诈而已。太极拳古代拳谱明白说明太极拳的所有动作都是由于随人而动形成的,因此是没有某些外家拳那样十分花俏奇异复杂的主动技巧的,就此而言,太极拳其实是简单易学的。然而再简单易学的动作也是有难度的。比如走路谁不会啊?谁都认为走路是简单易学的,然而走钢丝其实就是走路,会在百米高空的峡谷之上走钢丝的世界上有几位?所以,走路也是有难度、有诀窍的。其实,世界上任何技艺理法再清楚明白,学习都是有难度、有诀窍的;任何技艺要达到尖端更是有难度、有诀窍的;学习太极拳自然也是有难度、有诀窍的,而且对于一般人而言,难度是十分大的,甚至对于有些人而言其难不啻于上青天。不然怎么会有“学练者多如牛毛,成功者寥若晨星”之说呢?这种状况不能改变吗?当然不是。就像杨澄甫先生在《太极拳使用法》里所说的,学习太极拳如果有正确的指导,就可以“一年习熟,五年练好”。著名近代太极拳家濮冰如、郑曼青先生是杨澄甫先生刚到上海就跟随杨澄甫先生学拳直至杨澄甫先生逝世的弟子,时间无非至多也就五年多点。所以,说“太极十年不出门”的人肯定是太极拳的门外汉,或者自己对于太极拳一知半解、对于太极拳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没有弄清楚就倚老卖老信口雌黄瞎说一气。

  当然,太极拳能够“一年习熟,五年练好”,正确的指导是十分的关键。如果没有正确的指导,对于一般人而言,就是杨澄甫先生所说的“余如不言,汝虽学三世,不易得也”。除此以外,求学者本人的思维或者称为悟性也是关键,如果自以为是、对于一般的武术常识先入为主,经验主义地以为可以用外家拳的思想理解、剖析太极拳,以为学习太极拳可以对于其它武术兼收并蓄、融会贯通为一体、以为一个人可以是太极拳家兼其它的武术家,那么,这样的人就是古代拳谱所说的“非有夙慧之人未能悟也”,这样的人要明白、学会太极拳必然是难于上青天的。但一个人的初学悟性再好,也是需要培养提高的,一年时间往往还达不到能够完全理解太极拳的理法要领的程度,所以,即使正确指导与悟性这两个关键或者条件都具备,“一年习熟”的太极拳往往主要还是一个外壳,这个外壳也可以成为外家拳的形式。所以,“一年习熟”的太极拳不一定就是真正的太极拳。可以说所谓“一年习熟”了太极拳不等于已经真正学会了太极拳了,还需要继续接受老师的指导。而有五年时间,如果正确指导与悟性这两个条件具备,就可以达到濮冰如、郑曼青先生这样的水平而可以凭自悟自修提高功夫了。当然,太极拳“五年练好”的人也不是达到太极拳的顶峰了,这样的人相互还是有水平高低差别的,还是需要进一步学习提高的,但就学会太极拳而言是已经达到了。所以就此而言,太极拳应该认为是简单易学的。但如果正确指导与悟性这两个条件没有完全具备,这样的人不仅不可能达到濮冰如、郑曼青先生这样的水平,而且如果离开了老师,对于太极拳的进一步合格与提高就会举步维艰,甚至会始终原地徘徊、踯躅不前,甚至一辈子也不能完全进入太极拳之门。这样,太极拳学习就表现为难度很大了。

  为什么太极拳有这样的难度呢?这是因为太极拳的拳理拳法一般人难以理解,有的人自以为是理解了其实是误会了,而且往往总是误会得南辕北辙,这就是古代拳谱所说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学者不可不详辨焉”。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难度用现代语言表述,就是太极拳的基本行为是违反人类与生俱来之本能的,是超出一般人的正向思维而需要以逆向思维去理解的。仅仅根据这两句话应该就可以掂量到太极拳的难度了。而如果能够改变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超出一般人的正向思维,那么,太极拳的难度就像是有的人所说的就是一张窗户纸,没有点破之前,别说十年,三辈子也别想知道窗户纸对面究竟是什么场景,一经点破就可以清楚看明白了,难度的消除也就是指日可待,无非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要看时间、精力如何投入了。这样,太极拳就是属于简单易学的了。不然的话,太极拳就是复杂难学甚至根本无法学会的。那么,太极拳难度之最或者说难度的根本是什么呢?这个答案的最佳表述应该就是老子(四十一章)所说的“反也者道之动也”。这句话的意思可以翻译为“相反是世界总规律的一个动态表现”。太极拳就是充满了矛盾辩证统一十分典型的表现,虽然有不矛盾的,但其根本是矛盾,处处是矛盾。如果认为矛盾是不能辩证统一的,以为圆就是圆、直就是直,以为相反只能相斥,不能相成,那么,太极拳就是说不清楚的,要想学会,那就必然是难于上青天的了。其实,太极拳的简单易学与复杂难学就是一个矛盾,就是说,太极拳的复杂难学其实质是简单易学,而太极拳简单易学的实质对于某些人会表现为复杂难学。

  太极拳有许许多多似乎说不清楚的矛盾。聊举数例于下。

  (一)不用力与用力

  太极拳最被人诟病的就是杨澄甫先生首先直白表述的所谓“不用力”。确确实实,按照正向思维一般常识,说肢体可以既活动又不用力这纯粹是胡说八道。然而,宇宙世界上又确确实实存在许许多多的物体既活动又不用力的例子。比如坐在行驶的汽车里的人虽然在不断移动却并没有用力、抽动的鞭子鞭身本身也并没有用力。所以,对于“不用力”其实是并不需要太逆向思维就可以理解的。实际上,无论是客观上还是感觉上,学习太极拳是不是能够局部不用力正是太极拳入门的一个瓶颈,学习太极拳是必须想方设法局部不用力的,非此,太极拳是不可能学会的。然而,“不用力”其实是一种模糊的主要是着眼于自身感觉的说法,这就像是说某物品是纯金,其实一般所谓的“纯金”无非是99金而已,还有百分之一并不是金。说太极拳客观上不用力,虽然自己实际上确实已经最大限度地不用力了,但客观地从精确的微观而言还是存在静止性用力的,不然的话,手臂能够持续悬置是不可能的。那么,究竟这不用力中用力的情况如何呢?只有到了太极拳研究现代化达到能够分辨清楚具体一条条肌肉纤维的收缩情况了才能够有准确的答案。不然,按照感觉,只能用“不用力”来表示。除此以外,太极拳的明显局部不用力(包括不用劲)还是必须要靠另外某些局部的用力、用劲发生传递形成的。比如活动手臂的不用力必须要依靠腰骶、腿脚的用力将这种用力传递过去,由于躯干含胸拔背的带动而形成的。这就同坐在行驶的汽车里的人可以没有用力是靠汽车有动力使得汽车行驶、抽动的鞭子鞭身可以没有用力是靠握鞭把的手有用力发生是同样的道理,换句话说,坐在行驶的汽车里没有用力的人是存在往前移动之力的、没有用力的抽动中鞭子的鞭身是存在着抽动之力的,同样,太极拳活动中没有用力的手臂也是存在着活动之力的。故而杨澄甫先生又说“用劲不对,不用力不对,绵而有刚对”。这所谓的“绵”就是没有用力,这所谓的“有刚”就是有力。所以,杨澄甫先生的这句话看似矛盾,实际上是不矛盾的。如果有人总是说杨澄甫先生没有说清楚,那么,这样的人与太极拳就是根本无缘的。而且,不仅认为太极拳“不用力”是错误的人学不会太极拳,有的人一味讲太极拳不用力、不用劲,认为凡是用力、用劲的就不是太极拳,这样的人也是学不会太极拳的。

  (二)放松与未松

  太极拳的根本是放松,太极拳无论是武术的还是养生健身的所有效果,都是由于放松,不用力就是为了实现放松,太极拳处处都要一心一意孜孜以求获得最大限度的放松。太极拳如果没有放松,就根本不可能不用力、不顶抗地化解别人的攻击,就不可能由脚而起爆发强大而又耗费较小体力的劲力。所以古代拳谱、杨澄甫先生都指出太极拳必须“松净”。然而,实际上太极拳这种放松状态往往会感到并没有完完全全的彻底放松。如果真的完完全全的彻底放松了,也就没有掤劲了,那么既开展又紧凑的姿势体位就必然会被别人轻易破坏,就会任人摆布根本谈不上保护自己攻击别人了。比如两肩虽然十分放松,表现为手臂能够轻易被别人作用动灵活被动地上下活动,然而胸臂的夹角却会由于躯干的转动使得别人是难以改变的,这种情况反映两肩其实有些肌肉纤维并没有放松,所以这是十分矛盾的,古代的太极拳先人只能用“似松未松”来表述。究竟是怎样的“似松未松”状态,显然也只有等到太极拳研究现代化达到能够量化分辨清楚肩关节那些肌肉纤维是松弛的、那些肌肉纤维是收缩的才能有答案。在此之前,这种情况也只能用“放松”来表示。同样,如果没有老师手把手指导体会这种似乎矛盾的、却是实际存在的“似松未松”,太极拳是无法学会的。同样,不仅认为可以不用放松的人学不会太极拳,那些一味强调放松,不承认有“似松未松”的人无疑也是学不会太极拳的。

  (三)活动与未动

  太极拳就是古代拳谱所说的“长拳者,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也”是活动的行为。然而太极拳不论是练习还是实际应用是必须十分追求近代杨澄甫先生等太极拳家所说的“不自动”的。对于这种“不自动”,太极拳古代拳谱表述为“动犹静”。这“静”就是“不动”的意思。太极拳古代拳谱里的“静如山岳,动若江河”、“切记: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的意思与“动犹静”的意思是完全相同的。就是对于太极拳而言,“动”与“静”是同时发生的,“一动无有不动”与“一静无有不静”是同时的,“静如山岳”与“动若江河”也是同时的。也就是肢体既是动的,又是不动的。这不是太矛盾了吗?其实准确地说“动犹静”、“不自动”就是没有主动的被动。太极拳的核心精髓、最难学的、需要尤其强调的就是这“动犹静”、“不自动”的“不动”。所以太极拳古代拳谱要强调说:“神舒体静,刻刻在心”,杨澄甫先生也要强调说:“练太极拳者不动手,动手便非太极拳”。太极拳的“不动”集中体现于这“不动手”。学习太极拳尤其要追求动中求静、追求动中的不动。通过正确的真正的推手锻炼,可以真切地体会到这“不动手”最充分地体现了太极拳的放松与不用力,体会到只有“不动手”,才可能会处处始终保持自己既开展又紧凑的姿势与体位,处处有攻击别人的机会,处处可以游刃有余地不用力、不顶抗地化解别人的攻击,这“不动手”实在是太重要了,太极拳所谓沾粘连随的实质就是“不动手”,同时“不动手”也最充分地体现了太极拳违反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超出一般人正向思维的奥妙,虽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然而对于一般人而言实在又是太难了。而且太极拳这某些局部没有主动的被动对于全身而言,其实又是存在主动的。对于一般人而言,这又是十分矛盾的。对于这种主动,太极拳先人已经有定性的说明,就是古代拳谱所说的,这种主动是所谓的“四两”。这“四两”对于太极拳是既不能或缺,在数量上又是可以忽略的,而且这种主动对于对方而言是必须表现为被动的。非此,太极拳不用力、不顶抗的引进落空是不可能实施的,既体力消耗较小又强大的特殊发劲也是无法出现的。这被动与主动的量化情况究竟如何也只有等到太极拳研究的现代化到了一定高层次才能准确表述的。同样,认为肢体要么是动、要么是静,认为“不动手”是不可能的人要学会太极拳也是不可能的。

  (四)外形与内在

  太极拳的外形与内在是既存在着形如其内,同时又是存在着许多形内相反,还存在许多形形相反的。比如对于弓步状态,许多人都认为前弓脚承担较多的体重因此为实,后蹬脚承担较少的体重因此为虚,太极拳这种情况是确实存在的。但是,太极拳弓步绝大部分时间却是后蹬脚承担较多的体重因此为实,前弓脚承担较少的体重因此为虚的。还有虚步变为弓步躯干虽然往前移动,然而躯干往前移动过程的始终却必须是始终往后撑的。不仅躯干前移必有后撑,而且躯干后移必有前撑、躯干左移必有右撑、躯干右移必有左撑,这些都是内外相反的。还有虽然太极拳存在躯干往右转动手臂被往右带动这种如同货郎鼓转动带动绳珠的情况,但许多情况下,却是躯干往右转动手臂被往左带动、躯干往左转动手臂被往右带动这样形形相反的情况。还有手臂与躯干,虽然太极拳有手臂与躯干同向移动的情况,但很多情况下却是手臂前移躯干后撑的等等等等。这种反应古代拳谱表述为“有上即有下、有前即有后、有左即有右”等,其中有许多是违反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与正向思维使得许多人难以理解的。学习太极拳就必须改变人的这种本能与冲破这种正向思维,不然的话,要学会太极拳也是不可能的。

  (五)有根与无根

  有根与无根自然是相反的,然而太极拳却要求两者必须是合一的。所谓“有根”是形容站立十分稳固,古代拳谱的“五指抓地”、“沉着”就反映了“有根”。近代有的太极拳家如郑曼青先生则表述为“欲将足心贴地,进而则欲足陷入地……则我之足已有根矣”,甚至有的太极拳家称之为足似“入地三尺”。足有根的程度反映了站立沉稳的程度,对于任何武术都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如果站立不能沉稳,怎么能够有效攻击别人与保护自己呢?然而任何武术移步轻灵也是性命攸关的重要。有的人练武术,沉稳有余、轻灵不足,其它功力再强大、技巧再好也容易挨打败北。所以太极拳古代拳谱尤其强调要“举动轻灵”,如果不能举动轻灵那就是古代拳谱所谓的“双重之病”了。太极拳要求有根与无根合一就是要求“沉着”与“轻灵”必须是同时的。打个比方,虚步变为弓步过程的始终,既必须站立十分沉稳,同时又必须两脚随时都可以轻灵地提起。许多人都无法这样,那就是双重了,太极拳就难以学会了;其实弓步只要能够步幅合适、体重始终由后脚支承、前胯内收等,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这种情况就是以一脚之沉保证另一脚之轻灵,也就是太极拳的轻灵是必须以沉着为基础的。因为如果一脚的移动没有另一脚的沉着是无法轻灵的。而太极拳的沉着又是有赖于轻灵的。因为太极拳的沉着不仅仅是依靠体重与技巧,主要还是要使得别人难以将攻击力作用到自己的身体重心,这就需要依靠另一脚的轻灵。所以,太极拳的沉着与轻灵是相互依存、相反相成的。如果认为既有根又无根是不可能的,太极拳自然是不可能真正学会的。有的人以为太极拳是无根而不能有根,以为手臂完全被躯干带动、全身动作就如同是水浪的动态就是太极拳,其实是将太极拳的灵魂“随人而动”完全摒弃了,这样的拳是根本不能认为是太极拳的。

  太极拳的矛盾还可以举出很多,如太极拳的掤劲对于别人的攻击是既不顶抗又有阻力的,如果不是这样,如现代有的名家所说的对于太极拳家“掌扶,便有掌大的极空极松,什么也摸不着的空松区域。用力或是想用力按,这块掌大面积立即变得坚刚无比”,这“坚刚无比”其实就是顶抗无比,那就是将古代拳谱的“进之则愈长”否定了。而这种所谓“摸到哪儿哪儿空,什么也摸不着”又将阻力否定,那就根本谈不上随人而动与借人之力的掤劲了。那么这样的太极拳高人其实根本不是太极拳功夫的表现了。又如太极拳手臂往往既与人接触很轻,在别人没有觉察的情况下贴实对方,然而手臂又是沉重的,其实,手臂接触很轻与沉重都是放松的表现,这很轻与沉重也是相反相成的。又比如太极拳手臂的活动轨迹往往表现为圆弧,但手腕对于身体某部位却始终是表现为直线往返移动的,这圆弧与直线也是相反相成的。太极拳的所谓“引进”与“落空”也是如此,使得别人的攻击往自己身躯外落空是必须依赖于使得别人的攻击往自己身躯正中引进的,所以“引进”与“落空”也是相反相成的。再如太极拳的攻击与化解也是如此,太极拳的任何瞬间是可以既化解又攻击的,攻击与化解也是相反相成的。还有太极拳既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动无有不动的,同时又是难以牵动的;既是上下相随全身节节连带的,又是全身似乎节节脱开的;既是竖起往上的,又是沉坠往下的;既是开展往外的,又是紧凑合拢的;既是反映为柔的,又是反映为刚的都是相反相成。还有太极拳所谓的“神内敛”与“用意”,太极拳的“神内敛”与“用意”必须是同时存在的,不然就不是太极拳。太极拳之所以有令人神往的养生健身效果与匪夷所思的武术效果,“神内敛”是十分重要的核心关键。而“神内敛”就是无思无虑,这种情况也可以称为“用真意”,因为古人所谓的“真意”就是无思无虑。太极拳所谓的“用意”就必然是包括了“用真意”的。也就是说“神内敛”与“用真意”其实是一回事。但太极拳的“用意”对于初学者而言还指记忆、体验、检查、思悟等等思维意识,这思维意识的“用意”与“神内敛”是相反矛盾的。太极拳的这些矛盾有的会表现为时彼时此,如所谓的“极柔软”的化解与“极坚刚”的发劲就是会忽彼忽此的;然而,这些矛盾都是同时共存的,如“动手”与“不动手”等等,即使是“极坚刚”的发劲也必然是以“极柔软”放松的肢体作为载体的,也是同时共存的。太极拳处处矛盾的情况不能以诡辩相对主义所谓“白马即黑马”这样的错误理论理解为无所谓彼无所谓此。比如有人说“太极拳无所谓沉无所谓浮,沉就是浮,浮就是沉”,这种说法就是诡辩相对主义十分错误的。这是因为太极拳每一矛盾的彼此都是有明白无误判断标准的。比如“不动手”就是手臂放松、不用力、毫无主动、被动、无所为的等等,有丝毫违反就不是“不动手”了;“动手”就是手臂在空间发生位置的移动或者转动,如果毫无这样的情况就不是“动手”;但太极拳同一手臂的“不动手”与“动手”确确实实又是同时的等等等等。太极拳的这许多矛盾都有学习锻炼的难度,难度当然也是有大有小的。而要真正学习、继承、传承太极拳,这些难度就都必须一一克服,克服的关键,或者说打开太极拳一道道关隘大门的金钥匙就是放松、不用力的“不动手”。总而言之,太极拳的最难、消除太极拳之最难的方法,也就是太极拳的总规律,就是“反也者,道之动也”。这“反也者”的能够认识、能够同时掌握也就是王宗岳所说的“须知阴阳”与“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能够这样了,太极拳的最难也就消除了,就如王宗岳所说的从此就能够“默识揣摩,渐至从心所欲”而使得太极拳“愈练愈精”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