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养生 | 传说 | 论道 | 问答 | 辑要 |
相约浅澳妈祖
发布时间:2017-10-19 20:05       文章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林保虔         点击量:

核心提示:金秋时节,浩瀚碣石湾畔涛声依旧。农历八月初一,我们相约结伴,乘车赶在黎明时分来到了心仪旷久的地方——陆丰碣石镇南部的浅澳村。


【图语:妈祖庙】

  一泓海湾,映动炮台潋滟奇石,

  千年圣母,大爱文化缥囊缃帙。

  金秋时节,浩瀚碣石湾畔涛声依旧。农历八月初一,我们相约结伴,乘车赶在黎明时分来到了心仪旷久的地方——陆丰碣石镇南部的浅澳村。晨曦微露,浅澳村庄已是人来人往:讨海者早早扬帆出航,敬神的人儿心先入殿,带着供品脚步匆匆地奔向庙宇。

  浅澳天后宫,堪称最靠近大海的圣宫,迈出门槛沿着台阶往下走数十米,就与海水亲密无间。村里长老回忆道,有一年宫前的古戏台“妈祖生”演出,坐在小凳人们竟然能边看戏边戏水,乐趣昂然自得。浅澳妈祖始于明末清初崇祯十三年,香烟神位建宫奉在港口山(今旧妈宫山),至清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请入浅澳村。据史载道光十三年总镇台师兵中营游击府卫军官兵齐力捐银两,在原炮台基址上启建浅澳天后宫,林则徐亲题“苍海恩波”匾额,故此,这座境内外独一由军曹府主持、官兵捐资建造的妈祖殿堂更是闻名遐迩。

  威灵护国千秋著,德泽庇民万古新。浅澳妈祖助力碣石卫军迎战英国战船,勇克敌军海贼,解难风浪中渔船,佑持生命危殆渔民,凡此种种无不在当地村民中口口相传。被审定为陆丰市文物保护单位的浅澳天后宫几经修建, 2014年重光二殿二厢房总面积6000多平方米,琉璃屋顶中脊双龙戏珠,恢宏壮观。理事长肖春蕊领着我们一一瞻仰神像,瞻仰宫内保存的香炉、碑记、匾额、木雕、石雕等文物。古物不语,却彰明显著久往的印记。“寰中慈母女中圣,海上福星天上神”,我们一行人在殿堂内外敬献了香烛,和专注诵经的阿姑,虔诚谒拜的信众一起,自悟育化为人之道,传颂妈祖“立德、行善、大爱”文化,悠悠器乐,声声经文,袅袅梵音飞出庙宇……

  当年林则徐巡访碣石卫军时,为表彰抗英战绩,命名了浅澳妈祖殿前的“将军榕”。天后宫的华姑带着大家来到古榕树前介绍说,这颗历经数百年已长成几人牵手才能环抱的大树,枝繁叶茂遮及近百平米,去年被超强台风“海马”拦腰斩断,没隔多久竟新芽蓬勃,郁郁葱葱。

  浅澳历来是海防前沿阵地,而妈祖在这里与炮台密不可分。明代洪武廿七年(1394年)建碣石卫城后,清康熙五十六年总督杨琳督建粤东8座炮台,浅澳天后宫左侧新建的炮台为其一。炮台三面环海雄居山峰,地势险要,重炮部署,兵船随受,驻扎马战、步战重兵,扼守着碣石门户。曾几何时,古炮台卫军应战每每谒妈祖,重创海盗,抵御外侵,写下了可歌可泣的诗篇。时光荏苒,浅澳天后宫作为农会据点,不仅见证农民运动领袖彭湃亲自组织的抗租减息,点燃革命火种的奋斗历程;而且,还见证了我军民同仇敌忾浴火血战,歼灭盘踞碣石的国民党残部和海匪,取得陆丰全境彻底解放的场面。

  回首曾经的沧桑岁月,浅澳妈祖携手古炮台令人慨叹不已。已空遗断垣残石苍凉悲壮的炮台遗址,俱在眼前景致依然脱俗。然而,妈祖的殿堂焕然一新,妈祖文化历久弥新。我们身临其境,聆听那神秘的传说故事,拾遗那悠久的历史痕迹,遥远而又昂贵,相信是谁都会有不一样的领悟。

  “浅澳妈祖,带给我们碣石的‘马尔代夫’”,漫步浅澳海滩,陪伴我们的当地一群靓仔异口同声地说。南粤民间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潮州三点桃,海丰一粒螺,陆丰公背婆”,村老先生杨琪英写给我们“浅澳18胜景”的单子,就是如此开篇的。粤东三大风水宝地之一的“公背婆”,指的就是位于浅澳的田尾山景观,信众们无不感恩圣母。

  据载,包括“田尾山遗址”陆丰境内发现了2处新石器晚期遗址,距今约四、五千年,专家曾在当地采集到新石器晚期的石磋、石斧等通体磨光的砍砸器以及夹沙陶、硬陶、印纹陶等残片;田尾山间不乏形状各异的天然石,“望夫石”、“仙人脚印”……“公背婆”则为2块高矮不同、大小不一但却紧紧相依着的石头,矮小的大约1米稍多,俯压贴于2米多高石头的背后,那形那状,那情那景,酷似一对恩爱老夫妻“公背婆”。

  善良好客的浅澳人,领着我们登山,又开出机船邀游海上奇景。田尾山浅澳区域海岸岬角与港湾交错,山崖突兀绿树婆娑,山下海蚀地貌特征尤为突出,孕育出众多的海蚀柱、海蚀石、浪蚀纹沟等奇礁异石。“棋牌山下有个纺车篮”、“搭壁灯盏照花园”、“关刀龟石上沙滩”、“十八舢板载银行,韩信点兵有案山”等等,民谣活脱脱地引现浅澳村前退潮时的海景:礁石渐渐露出海面,有的礁石似人似兽,有的礁石如花如物,造形极其逼真,宛若一座“水流大公园”。随着船移景生,耳闻着脍炙人口的神奇传说,大家不禁感怀油然而生,叹为观止,浅澳的“好生仔”引以自豪,抢先曰“这就是我们的妈祖海花园”,和村民聊天,聊及“公背婆”也好海花园也罢,人们更指天誓日坚信那是妈祖点化的风景。

  浅澳,海天一色无际无边,绝非夸大言浪虚名。傍晚,海面归帆点点,天空五彩霞光倾泻海滩,滩上叫不出名来的绿植恣意伸展,细柔砂砾用迷人的光亮回赠夕阳。在绝无污染的浅澳天然泳场,集聚或来自外地或来自古卫城的人儿,我在沙滩看海景,你畅游海中看我,泳客游客友善的目光远近相接,而好生热闹场面的海边渔家夜餐,尤令人垂涎欲滴大饱口福。。

  “云水渺茫山北向,海天寥廓舶南回。鱼龙奋蛰惊春早,梅萼生香近腊开。”明清代盐课提举司王基栋的《题三台石》,俨然托出一幅碣石海边繁区的风景画,山形海势舟楫航行,水族悦动花卉争妍;其实,诗人笔下的早春,远远不足以与浅澳的金秋媲美!浅澳,祖先遗留下来的处女地,脉脉含情,妩媚不失温馨,更以丰厚底蕴呼唤善男信女人,览尽一方旖旎风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