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 | 观点 | 儒学 | 视点 | 名人 | 典籍 |
细数苏轼的坎坷人生
发布时间:2014-03-25 15:45       文章来源:光明网       作者:任崇岳         点击量:

核心提示:文学家苏轼与欧阳修有许多共同之处:同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同样因狷介耿直而屡遭贬谪,都是活了66岁。

  
苏轼

  文学家苏轼与欧阳修有许多共同之处:同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同样因狷介耿直而屡遭贬谪,都是活了66岁。

  熙宁二年(1069年),护父丧回川的苏轼返回京师时,北宋朝廷正经历着一场大变革。原来年仅36岁、在位4年的英宗突然驾鹤西去,继位的神宗任用王安石为参知政事,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变法运动。因为变法触动了豪门贵族的利益,遭到守旧势力的顽强抵制。不幸的是,苏轼也卷入了这场政治漩涡,站在了反对者的行列中。他写了一系列文章借古讽今,抨击变法。他在《上神宗皇帝书》中提出:“臣之所欲言者,三言而已。愿陛下结人心,厚风俗,存纪纲。”要神宗一切率由旧章,停止变法。不久,苏轼在进士考试时,以“晋武平吴以独断而克,苻坚伐晋以独断而亡,齐桓专任管仲而霸,燕哙专任子之而败,事同而功异”为试题,弦外之音,明显是讥讽神宗专用王安石,必将一事无成。王安石甚为愠怒,指使御史谢景温罗织苏轼“罪状”上奏朝廷,说他护丧回川期间,于船上捎卖私盐,应予惩治。其实他只是随船带了少许香料,想以此弥补丧葬费之不足,虽然没有违犯律条,但是苏轼自知在朝廷无法立足,遂请求外任,神宗任命他为杭州通判,即杭州的副行政长官。熙宁四年七月,苏轼怅然离京,怏怏登程,时年35岁。

  被逐出朝廷的苏轼愤懑不平,却又无可奈何。好在杭州的旖旎风光,很快便抚平了他心头的伤痕。“我本无家更安住,故乡无此好河山。”苏轼啸傲烟霞,点缀翰墨,在他的笔下,既有“新月如佳人,出海初弄色”的西湖夜景,也有“西崦人家应最乐,煮芹烧笋饷春耕”的田园风情。因是副长官,政务不多,他只在来杭的次年奉命赴湖州修筑过堤堰,熙宁六年巡视过一次属县,余下的时间便是放浪曲糵,恣情山水了。熙宁七年苏轼调任密州(今山东诸城)知州,算是结束了贬谪生涯。

  元丰二年(1079年)三月,苏轼调任湖州知州,席不暇暖,御史中丞李定、御史舒亶先后撷摘他诗文中的片言只语,曲解其意,如诗中有“化工只欲呈新巧,不放闲花得少休”的句子,指为攻击变法派屡出新招,弄得蚩蚩小民无所适从;又指他“岂是闻《韶》解忘味,迩来三月食无盐”是讥讽变法弄得百姓无盐可食,弹劾他谤讪朝政,讽刺新法。神宗不察究竟,派人至湖州捉拿苏轼,下于狱中,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乌台诗案”(御史台称乌台)。这年年底苏轼被贬为检校水部员外郎、黄州(今湖北黄冈)团练副使,安置黄州。司马光、张方平等30余人受到株连,他的妻子愤懑之余,焚毁了他的著作。

  凄风苦雨,荆棘载途。团练副使是安置贬谪官员、没有职掌的闲散差使,既已贬官,俸入大减。苏轼不得不撙节费用,自每月初一日起取钱4500文,分作30份,悬于屋梁之上,日取一份,可谓至俭。尽管如此,仍有枵腹之虞。故人马正卿请得荒地数十亩,让他自种自食,苏轼叩石垦壤,累得筋疲力尽。“饥人忽梦饭甑溢,梦中一饱百忧失。”睡梦中吃了一顿饱饭,已使得他百忧俱失,欣喜欲狂了。困顿风尘,心情抑郁的遭遇,使苏轼生发“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的感慨。但他并不颓唐,仍用心钻研佛经,探索《易经》、《论语》。被后人津津乐道的前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记承天寺夜游》等作品就写于此时。元丰七年苏轼改任汝州(今属河南)团练副使。次年十月哲宗即位,高太后垂帘听政,任守旧派的司马光为宰相,时局发生变化,苏轼才得以调回朝中任礼部郎中。

  世事无常。元祐元年(1086年)司马光逝世,元祐集团分崩离析,苏轼因与程颐政见不合而演变为派系之争,人称“洛蜀党争”。更由于苏轼不赞成尽废新法,引起了朝臣的不满,纷纷攻讦他谤讪朝廷、结交朋党。苏轼百喙莫辩,只得再次请求外放。元祐四年他被免去翰林学士兼侍读之职,外任杭州知州,这离他通判杭州已近20年了。当时杭州大旱,饥疫并作,他情系苍生,关心民瘼,积极赈灾,减价粜米,派医治病,捐俸助人,并且疏浚西湖,修苏公堤,做了很多惠民之事,因而杭州百姓“家有画像,饮食必祝,又作生祠以报”。这一次苏轼在杭州只呆了两年,于元祐六年正月,又被召回到了京师。

  也是苏轼运乖时蹇,命途多舛,刚回朝任翰林学士承旨,便有人无中生有地诬陷他元丰八年“山寺归来闻好语,野花啼鸟亦欣然”诗中“闻好语”三字是欣喜神宗之死。朝廷虽未治罪,但苏轼却成了惊弓之鸟,又一次请求外任,并于这年八月出知颍州(今安徽阜阳),后又改知扬州、定州(今河北定县)、英州(今广东英德)。两三年间频繁调动,不遑宁居,使他心力交瘁,但是厄运还远未结束。高太后死后,宋哲宗决心绍述神宗之政,曾经反对变法的苏轼自然在劫难逃,被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今属广东)安置。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绍圣四年(1097年),元祐党人遭受更严厉的打击,苏轼被安置于昌化军(今海南儋州)。这年他61岁,已到了桑榆晚景。当时儋州远在天涯,人烟稀少。苏轼起初租赁官舍安顿家小,被当地官员逐出后,只得买地建屋。儋州人可怜一代文豪如此落魄,纷纷鼎力相助,新居很快落成。苏轼与幼子苏过蛰居于此,著书自娱,并与当地父老交游,打算终老其身,不再播迁了。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徽宗即位,大赦天下,贬谪三年的苏轼才得以内迁廉州(今广西合浦),后改舒州(今安徽安庆)团练副使,永州(今湖南零陵)安置。长期颠沛流离的生活,弄得他羸弱多病,就在这年七月,这位“浑涵光芒,雄视百代”的文学家卒于常州,终年66岁。

  “道大不容,才高为累。”苏轼一生屡遭打压,四海飘零,壮志难酬,赍恨长逝,其生平遭际,千百年来令人感慨万千,扼腕不已。

  (作者单位:河南省社会科学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