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 | 观点 | 儒学 | 视点 | 名人 | 典籍 |
上官婉儿才情出众曾做诗坛裁判 改变萎靡诗风
发布时间:2014-02-26 15:53       文章来源:光明网 [微博]       作者:王卢生         点击量:

核心提示:上官婉儿生活在武则天中后期和中宗朝,前后达30余年,主要职责是掌管诏命,辅佐皇帝参决政事,是那时著名的宫廷文官。她乐于把皇室成员的趣向引向“出游”和“文学”。

上官婉儿和她的山水诗
《大唐才女上官婉儿诗集》 王卢生注译 中州古籍出版社

  上官婉儿生活在武则天中后期和中宗朝,前后达30余年,主要职责是掌管诏命,辅佐皇帝参决政事,是那时著名的宫廷文官。她乐于把皇室成员的趣向引向“出游”和“文学”。每逢出游,皇帝即兴赋诗,群臣属和,正如张说追述“每豫游宫观,行幸河山,白云起而帝歌,翠华飞而臣赋,雅颂之盛,与三代同风,岂惟圣后之好文,亦云奥主之协赞者也。”这里所说的“奥主”就是上官婉儿,在皇室成员喜好文学的环境中,她的组织协调起着关键作用。她的领袖诗坛,不仅体现在她创作了大量优秀诗作,是领跑者,而且策划了大量的文学活动,并制订优秀诗作的标准,以“裁判”“称量”著称。据载,中宗常赐宴赋诗,大臣赋诗唱和,对大臣所作之诗,中宗又令上官婉儿进行评定,名列第一,赏赐金爵,贵重无比,沈宋比诗就是著名的佳话之一。婉儿也就是在其中发挥着诗坛领袖的作用。《历朝名媛诗词》赞曰:“称量人才,其所甲乙,藻鉴特精,遐想其人,殊为神往。”郑振铎《插图本中国文学史》说:“当时文坛因她的努力而大为热闹。”

  盛唐山水诗蔚为大观,起于武后、中宗朝形成的文人竞作山水别墅诗之风,而婉儿写作的别墅诗则有山林开启之功。她对山水诗有特别的钟爱,每逢出游,婉儿总会思如泉涌。她的山水诗在出游记胜时,描山写水,清新自然,并且气魄不凡。美国汉学家斯蒂芬·欧文称婉儿为“假日隐士”,说:“710年上官婉儿造访长宁公主庄园的时候,她甚至忘情其中:她赋诗时‘仿佛’是一个寄迹自然的隐士,其诗风也发生了变化。”

  山水诗是上官婉儿现存诗中数量最多的一类,是她在游长宁公主庄园的一组别墅诗。《游长宁公主流杯池》这组诗,连续吟咏了25首,不得不佩服婉儿的“才思鲜艳”。这组诗各首字数不等,形式不一,有三言、四言、五言、七言,从各种角度描绘了流杯池周围景色,构成了一幅绚丽多彩的园林山水长卷,是一组十分成熟的山水诗。此处取佳句以窥全貌,如“斗雪梅先吐,惊风柳为舒”。原诗是首五律,“斗雪”指梅花顶风冒雪而开,“惊风”指柳树因怕风寒而含苞未芽。梅柳,都是报春的使者,“斗”“惊”二字用的巧妙,勾出梅柳一刚一柔的韵态,使初春的风景显得既刚健又妩媚。

  婉儿以女性的细腻和安逸的心态,静心体味疏离城市喧闹所接触到的自然景观。她写到“跻石聊长啸,攀松乍短歌”,“幽岩仙桂满,今日恣情攀”,“山中真可玩,暂请报王孙”。山水的静逸和生机勃勃唤起婉儿的创作激情,使她“傍池聊试笔,倚石旋题诗”。婉儿把京都园林之景写得饶有深山幽谷的野趣,以山水景物构成诗歌的意境,用词华丽而不繁,境界清新而奇特。这种与山水相亲相融,以山水为意象的自然观,已开始触碰城市人所纠结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问题。

上官婉儿和她的山水诗
上官婉儿(资料图 图源网络)

  婉儿的山水诗透着一股幽幽清新之风,上承六朝山水诗的清丽之风,下启唐山水田园诗的先河,成为六朝山水诗到王、孟山水诗这一过渡时期的重要人物,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婉儿对后世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健举”诗风勃兴。初唐的诗人还大多摆脱不了江左南朝文人轻艳纤弱的萎靡之风。婉儿倡导的“健举”之风,有力改变了江左诗风。所谓“健举”就是诗中要有“词气”,指诗中表达的气韵风格是否阳光朗健,昂扬向上。婉儿以自己的诗文引起当时宫廷诗人的争相效仿,引导他们直接面对具体的场景,注重气势,渲染气氛,开阔了宫廷诗人的视野。“驻跸怀千古,开襟望九州。四山缘塞合,二水夹城流。”(《驾幸三会寺应制》)她的应制诗,也真实刻画了长安三会寺周围的山水形胜:要塞名关,有四山相拥,倍增威猛之气;形胜之地,因两河环抱,又添灵动秀色。这首诗写出了大唐气派、盛世气象,以及诗人春风得意的真实感受。深受婉儿影响的后来诗人不在少数,他们在追求词彩、藻饰的同时,更重诗文之“气”,诗歌创作由重词藻向重气势转变。这样一直到了盛唐,诗人们更是在流美的气韵中,壮大的诗境里,表现盛唐气象和情怀。李白的“豪放”诗就是“健举”诗风的承继与弘扬,他的著名山水诗《望天门山》:“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傲岸蒸腾之气溢于言表。与婉儿的“四山缘塞合,二水夹城流”如出一辙,可谓节律一致,笙磬同音,婉儿的诗作因简约而更显古意,启蒙了盛唐阔达的审美观念。

  其二,诗文内容一新。这时皇家园林扩大,私家游园增多,皇家与诗人生活世俗化。上官婉儿描写林泉风景,忘情山水之中,体察自然入微,颇有清新可观之句,“风声”“水流”也在她的笔下风生水起:“石画妆苔色,风梭织水文。”“水中看树影,风里听松声。”“风篁类长笛,流水当鸣琴。”上官婉儿的诗作尝试在山水自然景物中更多地融入人的感情和个性,倡导更多地走进自然,贴近自然,体验自然之胜和山水之美。因此更多的宫廷诗人挣脱六朝余续,崇尚诗歌内质的蓬勃朝气,清新的文风扑面而来。

  其三,律诗体制形成。婉儿及其宫廷诗人为律诗体制的形成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张说在《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中强调“七声、律吕、巧辞、工文”在婉儿诗歌中的作用,这一诗文创作观正是婉儿倡导并实践的。“烟霞问讯,风月相知。”“山林做伴,松桂为邻。”“霞窗明月满,涧户白云飞。”“馀雪依林成玉树,残霙点岫即瑶岑。”这种对仗、互文、铺排和格律、音韵的运用,体现出一种结构性体验和声乐美。于是宫廷诗人开始关注格律,莫不在格律和遣词用语方面精心揣摩,这样就使对偶、声律的技巧愈益成熟,并得到广泛的运用。郑振铎曰:“律诗时代的成立,她是很有力于其间的”。

  上官婉儿的大量诗文已经看不到了,但《大唐才女上官婉儿诗集》从中采撷的奇葩,足以与名家大师相媲美,其所倡导的华美形式和明快的声韵,若铿锵玫瑰,永远闪亮并回响在唐诗的长河里。

  (原题:上官婉儿和她的山水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