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 | 观点 | 儒学 | 视点 | 名人 | 典籍 |
“铁面御史”赵抃:让皇亲国戚也忌惮
发布时间:2014-01-03 14:06       文章来源:晏建怀博客       作者:晏建怀         点击量:

核心提示:北宋的那些大官小吏、皇亲国戚,是不敢轻易违规、违纪、违法的。为什么?因为朝中有一批御史,他们为人正直,立朝刚毅,以弹劾和纠察百官为己任,让人闻风丧胆。

“铁面御史”赵抃
赵抃像

  北宋的那些大官小吏、皇亲国戚,是不敢轻易违规、违纪、违法的。为什么?因为朝中有一批御史,他们为人正直,立朝刚毅,以弹劾和纠察百官为己任,让人闻风丧胆。像包拯担任御史,就弹劾过三司使张方平、宋仁宗的妻叔张尧佐。而同时期另一位御史赵抃,则比包拯更刚、更直、更“黑”,不仅弹劾过枢密使、参知政事等炙手可热的高官,甚至包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前后弹劾十余人,个个落职罢官。凡有违规、违纪、违法哪怕生活不检点者,不管你位置多高、权力多大、皇帝多么宠幸,一律照弹不误,人称“铁面御史”。

  赵抃是浙江衢州人,进士出身,历任武安军节度推官、殿中侍御史、右司谏、知成都等职,官至参知政事(副宰相)。赵抃写过一首《廉泉》诗:“岁旱江潢万井污,此泉深净肯清渝。伯夷死后泉流在,能使贪人一饮无。”诗以言志,这表明,赵抃把打击贪官污吏、营造清廉世界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立志要当宋朝官场的“清洁工”。

  1054年,朝中发了一件惊天命案,因为涉及到宰相,显得尤其吊诡与神秘。事情是这样的,宰相陈执中有一位爱妾叫阿张,其侍女迎儿因犯小过,遭到阿张残酷而持久的鞭打,可怜迎儿,被折磨致死。堂堂宰相府,竟然鞭死侍女,一时京城内外,舆论哗然。而且,当有人告状、审案官员要求宰相府的证人到场时,陈执中甚至软禁证人,使狱官无法对证,严重干扰司法。赵抃闻之拍案而起,立即以:“违朝廷之法,立私门之威”的罪名弹劾陈执中,要求罢免其宰相职务。只是,皇帝宋仁宗有意偏袒陈执中,非但没免去他的宰相职务,反而“诏罢狱”,替他开脱。1055年,铁了心的赵抃,又在短短半年多时间里,以:“不学无术、错置颠倒、私仇嫌隙、家声狼藉”等八大罪状,连续十二次上书,终于将陈执中拉下马,使他罢官去朝。

  赵抃弹劾不避权幸,不但表现在对法律尊严的捍卫上,而且表现在对官员形像、朝廷纲纪的维护上。三司使王拱辰出使辽国,作为外交使节,他却在参加辽国的招待宴会上荒诞不经,“痛饮深夜,席上联句,语同俳优”(宋代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既败坏了形像,又有伤国体。尽管宋仁宗特别喜爱王拱辰(他是宋仁宗钦命的状元,原名王拱寿,宋仁宗为其改名王拱辰),但赵抃毫无畏惧,上书弹劾,一次不行,二次,二次不行,三次,连续上书,不依不饶,结果,王拱辰降职永兴军。此外,遭到赵抃轮番轰炸和大胆弹劾的,还包括枢密使王德用、翰林学士李淑、枢密副使陈升之等许多声名赫赫的高官,他们皆以罢官告终。

  从这些剑拔弩张的弹劾事例看来,赵抃留给人们的形像似乎与包拯有过之而无不及,黑脸一张、铁板一块,毫无人情世故可言。然而,细读史书,却发现赵抃并不是一个刻薄呆板的老顽固,他在大是大非面前,坚毅、果敢、决绝,而在许多具体事务中又不失其灵活性,尤其是对执法的审慎,以及对生命的珍惜。他任武安军节度推官时,就遇到过一个很特别的案子,一个人伪造印章,被官府逮捕,初审意见认为应该判死刑。他详细了解案情后,否决了这个初判。他认为,此人仿造印章在朝廷大赦以前,而使用则在大赦以后,大赦以前仿造没使用,按律不当死,大赦以后使用没伪造,按律也不当死。于是,他与众官商议,免去此人死罪,挽救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可以看出,他不但有一张正义的脸,而且有一颗仁慈的心。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赵抃不仅在中央任过要职,还任过多地一把手,游宦官场四十余年,从来不像那些同僚一样,骡马帆舟往家里拉东西,无论从油水多足的地方离任,仅仅只有“一琴一鹤自随”。“一琴一鹤”,或许就是这位“铁面御史”写在人生道路上的廉政责任报告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