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 | 观点 | 儒学 | 视点 | 名人 | 典籍 |
北京皇城格局隐藏祭祀文化密码
发布时间:2014-02-18 15:02       文章来源:皇城艺术在线       作者:佚名         点击量:

核心提示:我国当代都城的建筑设计规划制度充分体现了传统的儒家政治思想,如元大都的设计思想就是完全恪守《周礼·冬官考工记》所规定的“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的原则,而《周礼》正是儒家的政治理想蓝图。

皇城中的祭祀文化
皇城的中轴线(资料图 图源网络)

  我国当代都城的建筑设计规划制度充分体现了传统的儒家政治思想,如元大都的设计思想就是完全恪守《周礼·冬官考工记》所规定的“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的原则,而《周礼》正是儒家的政治理想蓝图。明代的北京城则是在元大都的基础上建成的,直至清代,一直为统治者所沿用,其设计布局是非常严密完整的,外城,内城,皇城,层层拱卫着紫禁城,体现出封建帝王至高无上的尊严,一条中轴线纵贯南北,主要的建筑物都坐落在中轴线上,巍峨宏大,其它各种建筑物也都以这条中轴线为主作有机地布置和配合,对称而和谐。

  步出午门,沿着中轴线,左有皇帝祭祀祖先的太庙,右有皇帝祭祀土地神和五谷神社稷坛。在皇城的东、西、南、北、分布着天坛,地坛、月坛、曰坛,先农坛等祭拜日月天地及农神的地方,每适有重大节日,重要时政及四本时令,皇帝都要前往祭祀,以保佑一年风调雨顺,社稷平安,祭祀活动是皇家生活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皇城中的祭祀文化
太庙(资料图 图源网络)

  太庙,即今天的劳动人民文化宫,是明清两代封建帝王供奉祖先的处所,创建于明永东十八年(1420年),每年四月初一,七月初一,十月初一,皇帝生辰,清明节,七月十五,死去皇帝忌辰,都要在这里致祭。每年岁未(大建廿九日,小建廿八日当天)要举行合祭,即所有供奉于太庙神主的合祭。祭祀典礼由礼部和太常寺负责。

  明代在嘉靖十一年(1532年)以前,一直举行合祭制度,后来,嘉靖皇帝朱厚聪改变了合祭制度,将太庙改为分立的九座庙,分别奉祀历代祖先,嘉靖二十年(1541年)九庙被雷火焚毁,只残留了东南的睿庙一座,朱厚聪以为这是祖宗,不愿意分祀,故示警烧去,所以于二十四年(1545年)又恢复了合祭制度。明代未年,闯王本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打进了北京城,推翻了明王朝的统治,烧毁了这座代表着封建宗法制度的建筑群。

  清时,统治者尊崇汉制,敬天法祖,于顺治六年(1649年)重新修建了太庙,乾隆年间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修缮,形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布局。太庙的主要建筑由三座大殿组成,殿外是红色围墙,正南五座门楼、墙、檐、斗拱全部由琉璃构件组成。前殿坐落于三层须弥座之上,周围是汉白玉雕花石栏,黄琉璃瓦庑殿顶,金丝楠木,金砖墁地,气势恢宏壮美,这里是专供皇帝祭祀祖先的地方。中殿,也称寝宫,供奉着太祖高皇帝、太宗文皇帝、世祖章皇帝、圣祖仁皇帝、世宗宪皇帝的神位。后殿供奉肇祖原皇帝、兴祖直皇帝、景祖翼皇帝、显祖宣皇帝的神位,后殿又被称为祧庙,即祭祀远祖的庙。

  孟春,孟夏、孟秋、孟冬(即农历正月、四月、七月、十月)为传统的祭祀之日,除正月在上旬的占卜日子之外,一般都在初一日举行。此外,岁未的合祭,皇帝登基、亲政、大婚、远征等重大时政也都要在这里举行祭祖活动。每逢祭祖之时,要提前三天做好准备。届时礼部尚书到太庙牺牲所通知准备祭品,皇帝则要到斋宫斋戒,陪祀的文武官员衙署斋戒。祭前两日,由大学士写祝版。祭前一日,皇帝到中和殿阅祝版,阅毕行三拜礼,乐部设中和韶乐于大殿一层阶上。祭祀当天,皇帝乘礼舆,穿祭服出宫,至太和门换金,午门擂鼓,法驾卤薄前导。至太庙后,太常寺卿恭导皇帝由太庙南左门入,盥洗然后从左门入殿,随之韶乐奏起,繁锁的祭拜仪式开始了。祭祀完毕,皇帝还宫,法架卤薄前导,午门呜钟。

  辛亥革命以后,太庙曾一度仍为逊清室所有。民国十三年(1924年)辟为和平公园,1928年,改为故宫博物院分院。新中国成立以后,太庙这座昔日皇家祭祖之所成为劳动人民文化宫。

皇城中的祭祀文化
社稷坛(资料图 图源网络)

  社稷坛,即今天的中山公园,在午门甬路西侧,与太庙东西相对,辽金时期为燕京城东北郊的兴国寺,元时改名为万寿国寺。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在这里建社稷坛,至清时,因袭明代遗制,这里成为封建帝王祭祀土地神和五谷神的地方。所谓社即士地神,稷为谷神,社稷便成为国家的象征。全国面积约360余亩,其主体建筑是社稷坛、拜殿、戟门。社稷坛呈方形,三层,坛上铺着五色土,五色土是由全国各地纳贡而来,以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并象征金,木、水、火、土是万物之本,这五色土是由东春,西白、南红、北黑、中黄这五种颜色组成,意味着中国古代五方五色的规制,以象征全国,坛中央立着一棵方形石柱和一棵方形木柱,社主用石,稷主用木,二神同坛同祭。

  我国古代皇帝,“以土谷为重,为天下求福报功,故亲祀社稷,有事则祈焉报焉。”每年仲春仲秋即农历二八月,明清皇帝都要在这里祭社神和稷神,求得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家兴旺,社稷平安,凡遇旱涝,更要来这里祭拜,祈求神灵的保佑。《大清会典》载:“凡祭社稷之礼,岁春祈秋报皆以仲月上戊日祭太社、太稷之神,以后土句龙氏,后稷氏配。太社位右,太稷位左,均北向。后土句龙氏东位西向。后稷氏西位东向”。凡礼社稷坛为大祀,往往是由皇帝诣行礼。先至中和殿阅视祝版,祝版用白质墨书,玉用方珪,用礼神制帛,牲用太牢,乐用七奏。春以央钟为宫,秋以南吕为宫。舞用八俏,配位无珪祭日如遇风雨,则在拜殿行礼。

  社稷坛自民国三年(1914),米启钤任内务长时,辟为公园,称中央公园。民国十七年(1928),改名为中山公园。

  除太庙和社稷坛以外,在皇城的东西南北,还分布着祭拜天地日月的天坛,地坛,日坛、月坛,这是遵循我国古代郊祀天地大礼而建造的。据说明太祖朱元璋最初在钟山建有圜丘、方丘,于冬至在圜丘祭天,夏至在方丘祭地。洪武十一年(1378年)建立了大祀殿,合祀天地。明成祖朱棣定都北京,永乐十八年(1420年)营建北京宫殿,仿照南京的形制,建立了天地坛,合祀皇天后土。嘉靖九年(1530年)在北郊修建了地坛,从此后,祭天、祭地的活动分开举行。到了清代,基本上沿袭了明代的遗制,世祖(顺治)定都北京后即恢复修建正阳门南天坛各种配套建筑,后经乾隆时改修,成为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天坛建筑落,包括圜丘、大享殿、皇穹宇、皇极殿、斋宫、井亭、宰牲亭等。同时在安定门外,沿用明制,在明代地坛(方丘)的基础上,于方泽水渠中设坛,坛二成,地坛之南有皇祗室,坛外又有南、北坎各二,还有神库及神厨,祭器等库及井亭,宰牲亭、斋宫等配套建筑。

  远古时期,“圜丘祀天”与“方丘祭地”都在郊外,故也称为“郊祀”,每岁冬至之日祭天,夏至之日祭地,郊祀,乃我国古代文大礼,郊祀天地常以日月从祀,明成祖迁都至北京以后,在朝阳门外建日坛,在阜成门外建月坛,每逢天干为甲、丙、戊、庚、壬之年,皇帝亲自祭日,余则皆由文臣代祀,每逢地支为丑、辰、未、戊之年时,皇帝亲自祭月,余则由武臣代祀。清时沿袭明旧制,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日坛,月坛遗址,是光绪年间改建的。

  祭祀典礼,乃五礼之冠,《礼记·祭统》中说“礼有五经,莫重于祭。”是祝祈福祥之礼,表达对天神、地祗、人鬼的一种敬意。而作为游牧民族入主中原的清代统治者,沿袭汉制的同时,还保留了本民族入关前“谒庙”之礼,即“祭堂子”。堂子为满州神庙的称呼,是清代特有的建筑,也是清代之绝对禁地,其宗教习俗的内容略似汉制的祭天,其地址原在东交民巷前意大利使馆的北部,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划入使馆界内,《大清一统志》载:“堂子在长安左门外玉河桥东,每年元旦亲祭,凡国家有征讨大事,必亲祭告。堂内正中殿,为祭神殿。由大内恭请神位,安奉于殿内。殿南有亭,为拜天圜。殿中立石座,为致祭时立杆之用。两翼石座,分设六行,行各六层,为皇子郡王等致祭立杆之用。堂子的祭礼只是满洲少数民族原始祀神的演变,其祭祀典礼非常秘密,汉人是不许参加的,堂子的建制,乾隆朝的《京城全图》仪绘其形式,并未注明堂子文名,关于堂子祭祀为我们后人几许神秘的色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