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讯 | 教史 | 入门 | 佛艺 | 高僧 | 典籍 |
神秘西藏贝叶经6万叶“佛教元典”为何千年不朽
发布时间:2014-02-13 11:36       文章来源:弘法网       作者:综合         点击量:

核心提示:贝叶经,是纸张发明以前,古印度僧人为了弘扬佛法而书写在一种棕榈叶上的经文。佛教典籍浩如烟海,而梵文贝叶经被认为是最接近释迦牟尼原始教义的“佛教元典”,其文物和文献价值不言而喻。


神秘西藏贝叶经

  西藏博物馆的贝叶经专库里,巴桑罗布捧出一个桦木囊匣,小心翼翼地揭开一层又一层或棉或丝、用藏药浸泡过、有防虫效果的包经布。最后,他翻开桦木护经板,露出纹路清晰的浅褐色贝叶,充满奥义的经文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贝叶经,是纸张发明以前,古印度僧人为了弘扬佛法而书写在一种棕榈叶上的经文。佛教典籍浩如烟海,而梵文贝叶经被认为是最接近释迦牟尼原始教义的“佛教元典”,其文物和文献价值不言而喻。

  自2006年以来,中国政府启动了迄今最大规模的西藏梵文贝叶经普查工作,加强贝叶经的保护与研究。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和历史变幻的影响,在贝叶经的诞生地印度和尼泊尔已经很难找到这种珍贵的经书,但在我国西藏自治区,仍有近6万叶贝叶经存世。

  民众对经书有很强的保护意识

  巴桑罗布是西藏自治区贝叶经保护工作领导小组的专家。他向人们展示的是一部《婆罗门行续》。经文墨色浓郁,贝叶中央有方形插图,大约5厘米见方的画幅里绘着体态生动的佛像,色彩饱满艳丽、笔触细若蚊足,精美程度让人叹为观止。更让人惊叹的是,据考证,这部贝叶经成书于公元10世纪到11世纪,距今已有千年历史了。

  “西藏的贝叶经保存得特别好。这里自然条件好,比较干燥,笃信佛教的民众对经书有很强的保护意识。传统的包经布加护经板的保护方法也非常有效。”巴桑罗布说。

  据统计,西藏自治区目前有近6万叶、近12万面、1000多函(种)的贝叶经存世,主要成书于公元8世纪至14世纪之间,大部分为梵文写本,也有少量藏文贝叶经,散布于西藏博物馆、布达拉宫等多家保管单位。

  此外,在过去6年的普查工作中,研究者还发现了一些贝叶经式的纸质经书,以及梵、藏对照的纸质辞书,证明早在1300多年前的吐蕃时期,梵藏译经活动就已经非常发达。

  贝叶经保护工作领导小组专家次旺俊美告诉记者,经过整理编目,由7名专家组成的课题组把这些贝叶经分为22大类,涉及佛教哲学、伦理学、逻辑学、语言学、医学等多个研究领域。“这里基本涵盖了藏族传统的‘文化十明’,甚至还包括婆罗门教的根本经典《吠陀》。”次旺俊美说。

  历经六年行程17000多公里寻访贝叶经

  “西藏梵文贝叶经的普查、编目工作启动于2006年,我们本来以为两三年就能搞完了,没想到足足做了六年。”次旺俊美说。

  为加强贝叶经保护工作,西藏自治区7地(市)均成立了相关办公室。在各地初步摸查的基础上,次旺俊美带领的课题组专家还广泛参阅了藏文、汉文、英文有关资料,梳理历史上梵藏译经活动开展的地点、主要译师活动的范围,行程17000多公里寻访贝叶经。

  “我们对全区41个县的65个部门和寺庙、3个遗址、5家收藏经书和文物的重点户和个别僧舍进行了登门复查验收。基本上资料显示可能有贝叶经的地方,我们都去转了一遍。”次旺俊美说。

  “找到一些流传在传说里的经书,真让人兴奋。”次旺俊美说,“比如传说在第28代吐蕃赞普(王)时期,曾有一部《宝箧经》从天而降,落在西藏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里。我们真的找到了贝叶经的《宝箧经》,而且找到了几个不同的版本!”

  在充分肯定传统保管方式行之有效的基础上,课题组还与文物专家商讨,改善、加强了贝叶经的保护措施。

  “有些包经布、护经板因为年代久远已经破损了,我们制作了统一规格的包经布、护经板、木制囊匣和函头标识。”次旺俊美介绍,“像博物馆这种比较集中的收藏部门,改造了专门的库房,对零星保存的部门配备专用保险柜。”

  为了在加强文物保护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体现贝叶经的文献价值,课题组还在普查过程中对贝叶经进行了就地彩色影印,并在影印件的基础上新编了目录,编撰成共有61册的《西藏自治区珍藏贝叶经影印大全》和共4册的《西藏自治区珍藏贝叶经总目录》。

  国内梵文人才面临断档困境

  贝叶经作为一种穿越了千年时空的一手资料,对于研究佛学、藏学、佛教历史、佛教绘画、古印度文化、中印文化交流等课题有着巨大的价值,因此广受海内外学者的关注。

  “梵文是一种基本没有人使用的语言,不好学,学了也不好就业,所以国内的梵文人才面临着断档的困境。”次旺俊美说,目前课题组7名成员中,有三人有过专门学习梵文的背景,但即便是在编目这项基础性工作中,也是边工作、边学习,“一个字一个字地抠”。

  2010年9月,西藏自治区教育部门启动了相关人才培养计划,委托北京大学培养专门的梵文人才,给西藏贝叶经的研究带来了新希望。

  与海外学术界开展的贝叶经研究相比,中国的研究工作相对滞后。次旺俊美说,保存完好的西藏梵文贝叶经是我们最大的资源优势,目前,已完成的编目工作为进一步深入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要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学术优势,还需要有更多的专门人才和更好的研究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