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讯 | 教史 | 入门 | 佛艺 | 高僧 | 典籍 |
禅---不动在心,历然在心
发布时间:2014-01-29 10:19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综合         点击量:

核心提示:在皎然禅师的这一首诗中,我们真正看到了一位禅僧入定的情景,所有的景物,似乎在一瞬间凝结了,远远的钟声传来,像飘扬着一片细细的丝带,一圈一圈的卷缠着树枝,一点余声,都能和着月光,将夜晚的树木轻轻摇动,跳出婆娑的舞姿。

  

       古寺寒山上,远钟扬好风。

  声余月树动,响尽霜天空。

  永夜一禅子,冷然心境中。

  ——皎然禅师

  皎然禅师,盛唐时高僧,俗姓谢,名昼,长城人,谢灵运十世孙。曾居于湖州杼山,因擅长书法,初期禅宗祖师碑文多出自其手,时与颜真卿、韦应物诗文唱和,今有《杼山集》十卷,“诗集”、“诗式”、“诗议”、“诗论”、“中序”各一卷传世。

  禅定的境界,一切都静止了,一处远远传来的钟声,丝毫不影响禅僧的静坐,禅师回到内心亘古的平和中,如如不动,又一切历然在心。

  皎然禅师在他的著作“诗式”中,曾就诗的取境表示他的看法:“取境之时,须至难至险,始见奇句。成篇之后,观其气象有似等闲,不思而得,此高手也,有时意静神王,佳句纵横,若不可遇,宛若神助。”

  古寺寒山上,远钟扬好风。

  声余月树动,响尽霜天空。

  永夜一禅子,冷然心境中。

  在皎然禅师的这一首诗中,我们真正看到了一位禅僧入定的情景,所有的景物,似乎在一瞬间凝结了,远远的钟声传来,像飘扬着一片细细的丝带,一圈一圈的卷缠着树枝,一点余声,都能和着月光,将夜晚的树木轻轻摇动,跳出婆娑的舞姿。

  一时钟声过了,在剩下的响亮里,声响放开了树枝,迎着月光,又震动着白色的月光,把月光凝结成霜,布满了天空。

  这天空的白霜,铺满所有的树梢、小草和寺院的屋顶,因为天气已寒,秋色的月光成霜,有了月光的另一个名字。

  “古寺寒山上,远钟扬好风。”禅师的禅境在寂寂的夜晚,却那么细微又一心不乱地融合了进去。

  我们从禅定的境界,看到一位禅师与一般人的不同。一般人在浪费与折磨的处境中,生活满是委屈,充满孤单又不能脱离,烦恼痛苦,百般无奈。但禅师不同,他回到内心亘古的平和中,像是清凉山上一座古寺,突然夜半钟声,禅心有一处暖暖的流动生起,禅机的春风,带来了平静的喜悦。

  皎然禅师把这种“心声”,写成了实景的夜半钟声,是寺中僧侣安居的时刻,一切休息静默,让人事的一切回到入夜的光寒中,回到自然。

  “声余月树动,响尽霜天空。”我们在声音安歇处,看到了月光柔美的智慧,在那没有边际的智慧之中,人生天地间,他最重要的选择,是使一切变得很好,如万古长空的一朝风月,明明白白,却一点不恼人,不落在念头的分别心中。

  一声心灵的钟声响尽,一片月光的智慧现前。

  终于我们在这一个宁静的寒夜,将视线回归到一位静坐的禅师身上,他孤单的身躯,挺直端坐在禅椅上,气息若有似无,一呼一吸仿佛都不见了,平静的心宛如一面明镜,一切历历分明。远处的钟声,是他内心中的宁静,“远钟扬好风”,他感到天地的和谐自在。

  皎然禅师用“好风”两个字,形容了美好生命的秩序,也让我们看见一位平凡的僧人,因着禅定,回到他自己:“永夜一禅子,冷然心境中。”

  再听那钟声,钟声是飘过来的,月光下的树枝也摇动着,但他的心境一点也不受打扰。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