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星 | 寿星 | 传统 | 关爱 | 话题 | 典籍 |
孝来自忠实的心
发布时间:2014-05-07 15:23       文章来源:沈阳日报       作者:尹博         点击量:

核心提示:孝是在日常生活中体现出来的下意识的行为,并不是刻意追求的一种品格。是我们人类为了教育同类而极力提倡才使这种品格突出出来。实际上真正的孝心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情感,是现实生活中随意出现的行为,并不是培养出来的。

  
闵子骞单衣顺亲

  原标题:真孝与假孝

  孝是在日常生活中体现出来的下意识的行为,并不是刻意追求的一种品格。是我们人类为了教育同类而极力提倡才使这种品格突出出来。实际上真正的孝心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情感,是现实生活中随意出现的行为,并不是培养出来的。有一些人想尽孝都没有条件,比如孔子,不懂事爸爸就死了,他怎么尽孝?十七岁时母亲就死了,他还没有能力尽孝。因此父母健在,有条件尽孝确实是一大快乐。孟子说人生有三乐的第一乐便是“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父母俱存,便可以尽孝,尽孝本身便是一大快乐。所以有这种条件的人一定要抓紧时间享受这种快乐。

  单衣顺亲和鞭打芦花

  孔子弟子中,以孝道著称的是闵子骞,而闵子骞的孝很有典型意义。闵子骞是鲁国人,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回并称,是后人称赞孔子“十哲”之一。孔子称赞说:“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论语·先进》)大意是孔子说:“真孝顺啊,闵子骞!人们对他父母兄弟赞美他的话都毫无怀疑和异议。”孔子点名表扬自己学生孝道是很难得的。那么,闵子骞的孝道是如何体现的呢?

  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载:闵子骞母亲死得早,留下两儿。父亲给他娶后妈,后妈又生两子。后妈对闵子骞和自己亲生儿不一样。给闵子骞的棉衣里絮芦花,不保暖,给亲生儿子絮棉子。闵子骞的衣服看着很厚,可就是冷。父亲以为他装相,便用棍子打,芦花被打出来。父亲再看两个小儿子,穿的棉衣很保暖,于是大怒要休妻。闵子骞给爸爸跪下,为后妈求情说:“母在一子单,母去四子寒。”意思说后妈在只我一个人衣单,如果后妈离开则我们哥四个就都要挨冻。后妈受感动,父亲受启发,家庭和睦了。从此继母对他非常好,家庭的最大难题便解决了。后人把这一故事称为“单衣顺亲”和“鞭打芦花”。

  闵子骞遇到的情况有一定代表性。遭继母虐待,父亲便非常尴尬,他的求情,没有什么豪言壮语,而是最普通的人情:继母在只能是我一个人衣服单薄,如果继母不在我们哥四个都要受难。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简单交代,即闵子骞还有一个弟弟,可能不是单衣。或许家庭生活不宽裕,闵子骞最大,继母才如此。而对他的弟弟还好。如果这样,继母虽不够厚道,但也不是非常刁蛮之人。这样,闵子骞的求情,父亲的宽恕便都在情理之中。其实,人之性情大部分在日常琐事中表现出来。而孝道也在这些细微小事之中。当然,闵子骞的道德高尚,孔子自己说“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闵子骞便是以德行高尚而被提到的。其他方面的高尚我们便不涉及了。

  郭纯假哭与撒饼招鸟

  与闵子骞相反,也有伪装孝道来沽名钓誉的。据《朝野佥载》载:唐朝时,地方上奏:东海郡有一位孝子名叫郭纯,母亲死后,哭声悲怆,感天动地,其孝心通于鸟兽,故其每哭之时,群鸟大集。地方官将他的事迹上奏朝廷。朝廷派专人到东海来进行实地考察。使臣到来,在地方官陪同下来到郭纯家。地方官将来意说明,郭纯闻言,三番两次推脱,说自己哭悼母亲,完全出于悲哀,不想让人知道,更不愿意接受朝廷的奖赏。说到母亲时,悲从中来,不禁大哭起来。哭声悲凉高亢,很有穿透力。

  不一会儿,令人诧异的情况果然发生了:只见庭院和门外飞来上百只大鸟,还不是一种。有的落到地面,有的落在院墙上,有的在盘旋,也相互鸣叫。但使臣听不明白鸟叫的是什么意思。亲眼所见,不容不信。回去如实奏报,郭纯受到朝廷旌表奖赏,封赏为孝子,免除一切赋税。那时没有电视,如果有,很可能成为“感动中国”的人物。地方官因教化有方,加官晋级。

  后来,有人渐渐知道了真相。原来是郭纯在母亲死后,每次哭时,便在院里撒上饼渣。饼的味道很香,鸟嗅到香味便飞来吃。鸟善良,吃前发出鸣叫声招呼同类来共同享用,于是鸟便越集越多。

  每次一哭,便撒饼渣,鸟便前来,几次后,鸟便养成习惯。故一听郭纯哭声,以为又火速招呼它们来用餐,马上便飞来。受到旌表和免除赋税后,郭纯便不再哭了,鸟也就不再来了。

  郭纯很高明,他伪装孝道骗取荣誉,同时得到免除赋税的实惠,这可是大实惠!而地方官则通过他来为自己制造政绩,也是一种需要。故这种虚伪造假对于造假本人和地方官都有利,是所谓的“双赢”,但却伤害了社会,败坏了社会风气。一切虚伪造假都可厌恶,都应该被鄙夷,被蔑视,被厌弃,被诅咒,与发自内心的真纯的孝道是背道而驰的,是对孝道的一种亵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