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星 | 寿星 | 传统 | 关爱 | 话题 | 典籍 |
将跨越海峡的爱倾洒乡邻
发布时间:2014-02-27 15:22       文章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综合         点击量:

核心提示:套用时下较火的一个词,我们的家庭是一个“海峡组合”,我是江苏人,夫君是台湾人。平日里,孩子们在上海学习读书,忙于环保事业的夫君奔走于各地,而我则在江苏宜兴的家中忙着照应家中的一百多位老婆婆。


耿春华(右)在为参观者介绍一件自己制作的紫砂壶作品“紫玉宫灯”。她说,离老人们越远心里越不踏实。(新华社记者 鲁鹏/摄)

  最美家语

  “作为她们的孩子,作为她们的主心骨,对我而言,我首先要用爱善写好这个‘人’字。”

  ■ 口述:江苏宜兴紫砂壶工艺师 耿春华

  ■ 整理:本报记者 代刚

  套用时下较火的一个词,我们的家庭是一个“海峡组合”,我是江苏人,夫君是台湾人。平日里,孩子们在上海学习读书,忙于环保事业的夫君奔走于各地,而我则在江苏宜兴的家中忙着照应家中的一百多位老婆婆。

  这些老婆婆,都是我的乡邻,都是我的家人。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宜兴人,我是一个先后师从陈国良、徐汉棠等大师的紫砂壶工艺师。我的《圆满壶》先后被马英九、连战等人士所收藏。多年前,我做了一件业内很多人都认为的傻事——变卖自己所有的作品和藏品。

  有媒体将我的变卖形容为“忍痛”,其实可以告诉大家,卖的过程中我有些舍不得,但真的是没有痛,如果有的话也是快乐的成分更大。我确实也将自己的作品和藏品当做自己的孩子,但我将这些孩子交流到喜爱他们的同道手中,而我也可以有更多投入来照顾好身边的老人。从某种角度讲,我是这些老人们的孩子,这些老人也是我的“孩子”。我们这个大家庭有一百多号人,主要是老人。

  无论老幼,无论贫富,走进我的家门,这些老人就是我的家人。17年前,有一位老人到我家来聊天,从早上聊到了下午,中午就在我家吃了个便饭。后来,老婆婆常来我家串门的同时带来很多自己的老伙伴。我意识到子女不在身边的他们年老失依,孤苦无助,没有倾诉的地方没有交流的地方,老婆婆无助的眼神中有失落,有寂寞,更有着对接纳他们的期盼。

  为了更好地接纳老婆婆们,我将家中客厅等做了很多改变。根据老人的特点,我将家中所有的家具都换了。在家中一楼的客厅放了一台液晶电视,四处放上音响播放一些老人们感兴趣的节目,将家中的暖气换成了地热。每天上午11点就为她们备一些易于消化吸收的粥、水果及简单的蔬菜等。老人们也怕麻烦我们,一般聚到11点就各回自家。有时过了饭点就在我家吃点,逐渐地她们也都吃过了午饭聊到三四点钟再回家。后来,人越来越多,老婆婆们自发地分成两批,一批人每周前三天,另外一批就后三天来。为了尽可能地接纳每一位老人,8年前我用自己多年的积蓄和变卖作品藏品的钱建立了“妙音华缘”安养院,和老婆婆们一起组成了一个家。

  有家就有牵挂,每次我出差的时候,老婆婆都会每天和我通电话,一人说一句,那一刻我幸福极了!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她们都是我的宝,是她们成全了我。她们对我的关心和微笑给了我对生活新的品读,她们是我人生中最甜的瓜!

  拥有她们很幸福!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都会陪老人去医院、在家陪老人聊天,在给予老人们尽可能多的临终关怀的同时,有十几个老人最后的时光和最后的时间是我陪她们度过的。这一切占用了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答应许多人的作品都是一拖再拖。和老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善良的夫君对我之所为虽偶有微词,但对这些老人都是笑脸面对。

  主业成了副业,许多朋友都为我感到惋惜,有时心中也有些不甘。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的“皇城华粹·壶魂”紫砂作品展不久前在北京“皇城会”拉开帷幕。这是我从艺20年来举办的首次个展,共展出我个人精品作品100余件以及收藏的包括顾景舟、蒋蓉等大师作品30余件。其实我做这次展卖,并非为我个人,只是希望大家分享我的作品。展览结束后搞了一个慈善拍卖,善款捐建一所公益养老院,将我的安老事业延续下去,让孤寡老人有所依归。

  撑起一百多个人的大家庭,对于我本人来讲是有压力的。但我的每一天都很充实,每一天都很快乐。因为这些老人丰富了我的人生,丰富了我的创作,让我的作品更加饱满,从某种角度讲她们成全了我。

  所以作为她们的孩子,作为她们的主心骨,对我而言,我首先要用爱善写好这个“人”字,做好贤妻良母孝女善邻,以不负她们期待,然后才是做一个优秀的紫砂壶工艺师,让每一件作品能纳乾坤、纳传统文化之精华,传递自然之美、文化之美、艺术之美、修行之美,不负恩师栽培。

  在我前行的过程中,得到很多善良的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的鼓励与支持,尤其是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对我多年不懈的指导和协调,这些都是我前行的动力,使得我内心平静,微笑着面对当下。怀揣着爱善之心满怀希冀前行,我相信未来的漫漫长路于我于百位老人而言,是希望,是梦想,是无限的可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