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星 | 寿星 | 传统 | 关爱 | 话题 | 典籍 |
拉车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7-10-21 21:03       文章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秩名         点击量:

核心提示:“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图语:父亲的爱】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崔京浩的一首《父亲》,唱得我流泪满面,让我不禁想起了我那拉车的父亲。

  18岁那年,我第一次参加高考便走了麦城,当和我一样惨遭落榜的“死党”邀我一起到县城重点中学复读时,我毫不犹豫地婉拒了。因为我知道,以我的家境是交不起县城重点中学那昂贵的复读费用的。回到家,父亲问我以后有何打算。我说我想出去打工赚钱,让他们以后过上好日子。没承想父亲马上一脸黑,骂道:“孬种!难道你就没想过复读一年,明年再奋起一搏吗?”看着父亲,我嗫嚅着说:“我当然想了!可是咱们家拿得出我去复读的钱吗?”父亲说:“钱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只要用功读书就行。”

  秋季开学时,父亲把1000元复读费压在我手心,说:“用功读书,你一定能行!”带着父亲的殷切希望,我来到县城中学重读高三。为了节省车费和时间,学校平常放假我也不回家,留在学校里复习功课。

  那年寒假,是我复读后第一次回家,到家后却意外发现家里的牛棚空空如也。原来,父亲把家里唯一的一头耕牛卖给了村里的吴二叔,替我交上了去县城中学的复读费。

  翌年七月,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师范大学。父亲高兴地办酒席为我庆贺。酒桌上,喝醉了的吴二叔拍着我的肩膀说:“等你日后出息了,可千万不能忘了你父亲。为了你能考上大学,你父亲把牛卖给了我,自己却变成了一头拉车的牛!”我问父亲,吴二叔说的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父亲支支吾吾,我又去逼问母亲。母亲含泪说:“你爸卖了牛给你交了复读费,可是秋收时节家家都忙收割,谁肯把自家的牛借给别人啊?你爸借不到牛就自己拉着小车,起早贪黑,一车一车陆陆续续把粮食拉回家……”

  听了母亲的话,我泪如雨下。父亲架好“梯子”帮我登上了“天”,自己却弯下腰变成了一头拉车的牛!父亲啊!你的似海恩情,叫我情何以堪!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