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历史 | 人物 | 产业 | 读书 | 社会 |
解读何为“琴操”
发布时间:2014-06-12 11:58       文章来源:山东牟平全真文化研究中       作者:刘学雷         点击量:

核心提示:由于“琴操”一词比较生僻,所以一般的读者对于“琴操”一词的具体含义不甚理解,本文下面综合各方之观点,试对“琴操”及“归山操”一词给出一种简单的解释,以帮助理解马钰的这首著名的词作。

  
蔡邕 《琴操》

  原标题:“琴操”是诗体还是琴曲集?

  什么是“琴操”

  由于“琴操”一词比较生僻,所以一般的读者对于“琴操”一词的具体含义不甚理解,本文下面综合各方之观点,试对“琴操”及“归山操”一词给出一种简单的解释,以帮助理解马钰的这首著名的词作。

  古代关于“琴操”一词的解释有两种

  一种解释是表示诗体名,宋严羽《沧浪诗话·诗体》曰:“有口号,有歌行,有乐府,有楚词,有琴操。”显然,此处是把“琴操”当做一种诗体来对待;

  第二种观点认为是琴曲著录,我国古代曾经有一部以“琴操”为书名的解说琴曲标题的著作,传为东汉蔡邕所撰,二卷。它是现存介绍早期琴曲作品中最为丰富而详尽的专著。原书已佚,经后人辑录成书。包括有:诗歌五首、九引、十二操和河间杂歌二十多首。

  又《说文解字》云:“操,把持也”,作动词用。如日常用语中“操枪”、“操心”、“操作”“操办”“操纵”、“操之过急”等,都是这个意思。此外,“操”字又含有“总括、汇集”之意。现代词语中“早操”、“体操”、“节操”、“情操”中“操”字的用法即含此意,如“早操”是包括早晨所有锻炼活动的一个总称,“体操”则是吊环、鞍马、平衡木、自由体操、高低杠、单双杠等一系列活动的统称,“节操”是一个人品德、品格的总汇。同样,“琴操”则表示了所有琴曲汇总集录之意。由于《琴操》之中包括歌诗类,而《归山操》就是属于这一类别。所以《琴操归山操》不应当被称为琴曲,而应当称为曲辞似更为恰当。

  《琴操归山操》的来历

  关于《琴操归山操》一名的来历,在《金范寿卿归山操跋石刻》中有完整详尽的表述,读者细读下面的石刻碑文,当可知之:“吾乡刘宜之,郡城之北,有庵一所,宽闲清靓,以馆四方云水之士,命僧竺律师主之;予因暇日与丹阳马真人尝游息其中,名之曰三教堂。一日焚香宴坐,有郦州道士王公抱琴而来,作金石弄,其声清越,远山与之俱应。真人作《归山操》,以示众人,皆升仙妙语,无一点尘气,人敬爱之。噫!真人以羽化矣,斯文不可复得,命工刻之于石,用传不朽耳。大定甲辰中元日,州学正范怿跋,男景仁书。”(注:史载此碑存于城内马丹阳故宅内)

  
马丹阳归山操碑

  时过境迁,当时在三教堂抚琴演奏的郦州王道士所弹的曲子,今天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但这首曲子当是《琴操》中的某一首,而且这首琴曲所表达的意蕴与马钰归山操一辞似有相通的意趣。

  《琴操》与《归山操》

  在《琴操》这本书中,对其中每首作品的有关故事内容都作了介绍,这些故事带有浓厚的民间传奇的色彩,往往和史书有很大的出入,所以《乐府解题》说:“《琴操》纪事好与本传相违。”其实,不拘泥于史实,根据人们的愿望加工创造,正是民间创作的特点之一。看来,本书是汇集了民间传说而成。全书汇集的五十多首作品,绝大多数都是先秦的题材,只有两、三首是西汉题材,因而成书的时间应不迟于汉代。同时,书中作品大多附有歌辞,或释之为"歌",这也是早期作品的特点。关于这本书的作者是谁,是有分歧意见的。主要是因为《汉志》中未曾将《琴操》列入,隋、唐的《艺文志》中记载是晋代孔衍所撰。而六朝人刘昆注《后汉书》,唐人李善注《文选》时,都曾明确肯定《琴操》为蔡邕所撰。清代人马瑞辰认为它是蔡邕的《叙乐》中的一部分,而孔衍只不过是传述者。从该书主要采用大量汉代以前的题材看来,说是和当时琴界具有广泛联系的蔡邕所撰,比较可信。

  全书共分类著录了47曲,分四类,分别记述了琴曲作品之作者、命意、创作背景或与作品有关之故事等,有的还附有歌词。

  第一类:歌诗五曲,为《鹿鸣》、《伐檀》、《驺虞》、《鹊巢》、《白驹》。

  第二类:十二操,为《将归操》、《猗兰操》、《龟山操》、《越裳操》、《拘幽操》、《岐山操》、《履霜操》、《雉朝飞操》、《别鹤操》、《残行操》、《水仙操》、《怀陵操》。

  第三类:九引,为《列女引》、《伯姬引》、《贞女引》、《思妇引》、《辟历引》、《走马引》、《箜篌引》、《琴引》、《楚引》。

  第四类:河间杂歌二十一章,有《箕山操》、《思亲操》、《龙虵歌》、《杞梁妻歌》、《聂政刺韩王曲》等。

  此外,还有少数琴曲有题无解,如《鹊巢》,以及最后的《流澌咽》、《双燕离》。兹将其十二操的有关内容分别介绍如下,以广读者之见识:

  1、将归操

  《将归操》者,乃孔子之所作也。赵简子循执玉帛,以聘孔子。孔子将往,未至,渡狄水,闻赵杀其贤大夫窦鸣犊,喟然而叹之曰:“夫赵之所以治者,鸣犊之力也。杀鸣犊而聘余,何丘之往也?夫燔林而田,则麒麟不至;覆巢破卵,则凤皇不翔。鸟兽尚恶伤类,而况君子哉?” 于是援琴而鼓之云:“翱翔于卫,复我旧居;从吾所好,其乐只且。”《水经注·漯水》引有以下文句:“孔子临狄水而歌曰:‘狄水衍兮风扬沙,船楫颠倒更相加。归来归来兮,胡为斯疑?’”也许是《将归操》的脱文。

  2、猗兰操

  《猗兰操》者,乃孔子所作也。孔子历聘诸侯,诸侯莫能任。自卫反鲁,过隐谷之中,见芗兰独茂,喟然叹曰:“夫兰当为王者香,今乃独茂,与众草为伍,譬犹贤者不逢时,与鄙夫为伦也。” 乃止车援琴鼓之云:“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之子于归,远送于野。何彼苍天,不得其所。逍遥九州,无所定处。世人暗蔽,不知贤者。年纪逝迈,一身将老。”自伤不逢时,托辞于芗兰云。

  3、龟山操

  《龟山操》者,乃孔子所作也。齐人馈女乐,季桓子受之,鲁君闭门不听朝。当此之时,季氏专政,上僭天子,下畔大夫,贤圣斥逐,谗邪满朝。孔子欲谏不得,退而望鲁,鲁有龟山蔽之。辟季氏于龟山,托势位于斧柯;季氏专政,犹龟山蔽鲁也。伤政道之凌迟,闵百姓不得其所,欲诛季氏,而力不能。于是援琴而歌云:“予欲望鲁兮,龟山蔽之。手无斧柯,奈龟山何?”

  4、越裳操

  《越裳操》者,乃周公之所作也。周公辅成王,成文王之王道,天下太平,万国和会,江黄纳贡,越裳重九译而来献白雉,执贽曰:“吾君在外国也,顷无迅风暴雨,意者中国有圣人乎?故遣臣来。”周公于是仰天而叹之。乃援琴而鼓之,其章曰:“于戏嗟嗟,非旦之力,乃文王之德。”遂受之,献于文王之庙。

  5、拘幽操

  《拘幽操》者,乃文王拘于羑里而作也。歌曰:“殷道溷溷,浸浊烦兮。朱紫相合,不别分兮。迷乱声色,信谗言兮。炎炎之虐,使我愆兮。无辜桎梏,谁所宣兮。幽闭牢,由其言兮。遘我四人,忧勤勤兮。得此珍玩,且解大患兮。仓皇迄命,遗后昆兮。作此象变,兆在昌兮。钦承祖命,天下不丧兮。遂临下土,在圣明兮。讨暴除乱,诛逆王兮.”

  【注释】韩愈拟作了一首《拘幽操》,歌词是:“目窈窈兮,其凝其盲。耳肃肃兮,听不闻声。朝不见日出兮,夜不见月与星。有知无知兮,为死为生。呜呼,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歌词是以周文王的口气写的,旨在将文王塑造成忠臣的形象。

  6、岐山操

  《岐山操》者,周太王之所作也。太王居豳,狄人攻之,仁恩恻隐,不忍流洫,选练珍宝犬马皮币束帛与之。狄侵不止。问其所欲,得土地也。太王曰:“土地者,所以养万民也。吾将委国而去矣,二三子亦何患无君?” 遂杖策而出,窬乎梁而邑乎岐山。自伤德劣,不能化夷狄,为之所侵,喟然叹息,援琴而鼓之云:“狄戎侵兮土地移,迁邦邑兮适于岐。民不忧兮谁者知?吁嗟奈何,予命遭斯!”

  7、履霜操

  《履霜操》者,尹吉甫之子伯奇所作也。吉甫,周上卿也,有子伯奇。伯奇母死,吉甫更娶后妻,生子曰伯邦。乃谮伯奇于吉甫曰:“伯奇见妾有美色,然有欲心。” 吉甫曰:“伯奇为人慈仁,岂有此也?” 妻曰:“试置妾空房中,君登楼而察之。” 后妻知伯奇仁孝,乃取毒蜂缀衣领,伯奇前持之。于是吉甫大怒,放伯奇于野。伯奇编水荷而衣之,采花而食之,清朝履霜,自伤无罪见逐,乃援琴而鼓之曰:“履朝霜兮采晨寒,考不明其心兮听谗言,孤恩别离兮摧肺肝,何辜皇天兮遭斯愆。痛殁不同兮恩有偏,谁说顾兮知我冤。” 宣王出逊,吉甫从之,伯奇乃作歌,以言感之于宣王。宣王闻之,曰:“此孝子之辞也。” 吉甫乃求伯奇于野而感悟,遂射杀后妻。

  8、雉朝飞操

  《雉朝飞操》者,齐独沐子所作也。独沐子年七十无妻,出薪于野,见飞雉雄雌相随,感之,抚琴而歌曰:“雉朝飞,鸣相和,雌雄群游于山阿。我独何命兮未有家,时将暮兮可奈何,嗟嗟暮兮可奈何?”

  9、别鹤操

  《别鹤操》者,商陵牧子所作也。牧子娶妻五年,无子,父兄欲为改娶。妻闻之,中夜惊起,倚户悲啸。牧子闻之,援琴鼓之云:“将乖比翼隔天端,山川悠远路漫漫,揽衣不寝食忘餐!”

  10、残形操

  《残形操》者,曾子所作也。曾子曰:“吾昼卧见一狸,见其身而不见其头,起而为之弦,因而残形。”曰:“有兽维狸兮我梦得之,其身孔明兮而头不知。吉凶何为兮觉坐而思,巫咸上天兮识者其谁。”

  11、水仙操

  《水仙操》者,伯牙之所作也。琴苑要录:伯牙学琴於成连,三年不成,至於精神寂寞,情之专一,未能得也。成连曰:“吾之学,不能移人之情,吾师方子春,在东海中”,乃赍粮从之,至蓬莱山,留伯牙曰:“吾将迎吾师”,刺船而去。句时不返,伯牙心悲,延颈四望,但闻海水汩没,山林窅冥,君鸟悲号,仰天叹曰:“先生将移我情矣”。乃援琴而作歌曰:“繄洞渭兮流澌濩,舟楫逝兮仙不还,移情愫兮蓬莱山,呜钦伤宫兮仙不还”。

  12、怀陵操

  《怀陵操》者,伯牙之所作也。伯牙鼓琴,作《激徵》之音。

  综合上述的考证可知,《琴操归山操》一词所表达的含义是:这是一首马钰聆听琴曲后感怀之作,是一首可以用琴韵演奏的曲词。

  另外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思考的是,这种在本地文化沙龙中经常出现的诗词唱和、琴曲和鸣的场景,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当时本地士族文化阶层的一种生活状态,以及当时胶东东部地区文化活动的一个侧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