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历史 | 人物 | 产业 | 读书 | 社会 |
中国四大名绣之——蜀绣
发布时间:2014-06-05 16:36       文章来源:成都日报       作者:综合         点击量:

核心提示:蜀绣的历史十分悠久,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最初,蜀绣主要流行于民间,分布在成都平原,世代相传,至清朝中叶以后,逐渐形成行业,尤以成都九龙巷、科甲巷一带的蜀绣最为著名,刺绣手工作坊有八九十家。

  
蜀绣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 图为蜀绣常见题材《芙蓉鲤鱼图》

  原标题:蜀绣针法“衣锦线”70道工序成绝技

  蜀绣的历史十分悠久,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最初,蜀绣主要流行于民间,分布在成都平原,世代相传,至清朝中叶以后,逐渐形成行业,尤以成都九龙巷、科甲巷一带的蜀绣最为著名,刺绣手工作坊有八九十家。

  光绪二十九年 (1903年) ,清政府在成都成立了四川省劝工总局,内设刺绣科,各县劝工局也设刺绣科。劝工总局聘请名家设计绣稿,同时钻研刺绣技法。据统计,蜀绣针法有12大类,130余种之多,在四大名绣中是最丰富的,而70余道“衣锦线”更是蜀绣所独有的绝技。当时一批有特色的画家如刘子兼的山水、赵鹤琴的花鸟、杨建安的荷花、张致安的虫鱼等画作入绣,既提高了蜀绣的艺术欣赏性,同时也产生了一批刺绣名家,如张洪兴、王草廷、罗文胜、陈文胜等。张洪兴等名家绣制的动物四联屏曾获巴拿马赛会金质奖章。

  中国传统的祝寿图——百子图, 由于含有大乃至无穷的意思,因此把祝福、恭贺的良好愿望发挥到了一种极致的状态。图案描绘了许多天真烂漫的孩子在亭台楼阁间互相追逐嬉戏,他们手执彩旗,好像在站岗放哨,还有的在捉迷藏、打秋千、下棋……每个孩子神态形象都各不相同,他们表情天真可爱,十分有趣,刺绣者将每一个小孩的调皮可爱之处都表现得淋漓尽致,仿佛让人们也能感受到孩子们的快乐。

  一些“老成都”至今还记得,科甲巷中的张老头为“五老七贤”之一的尹仲锡先生六十大寿,刺绣了“百子图”。据说,尹仲锡先生一见大为惊叹,决定让张老头训练一批徒弟,专绣“百子图”。但全年生产不过百十来件,而订货者络绎不绝。在这之后,科甲巷绣花铺为了使“百子图”使用范围扩大,将寿幛改为了床单和被面,一时轰动蓉城,人们争相购买。到“七七”事变的时候,科甲巷的绣花铺每况愈下,纷纷关门破产……抗战胜利后,“百子图”床单、被面的生产在科甲巷开始复兴,后又遭物价暴涨,“百子图”逐渐从市面上消失……

  这一故事,从一个角度展示了科甲巷蜀绣精品“百子图”的嬗变,其实也体现了科甲巷民族手工艺的兴衰。清代定晋岩樵叟在《成都竹枝词》九首里,第一首就描绘了科甲巷的民风:

  新岁买灯科甲巷,近添顾绣似三江。

  丝丝绣出多花样,谁嚼残绒唾北窗。

  要注意最后一句,是指女性用嘴来整理刺绣制品上的线头和绒毛。这又是一幅多美的画面!

  当时,来自省内各地的举子,为参加科举成为文甲之士,不少学子在这里食宿。但巷内的绣花铺女工成列,丝线与蜀绣在阳光下五彩斐然,摩肩接踵,足以让举子们目迷五色了。据说,绣花铺特意出卖一些男欢女爱题材的绣品,借物传情,因此使蜀绣的百态千姿中孕育出妙龄韶华的风情。

  农历七月初七,千百年来,我国民间把这一天称之为乞巧节或女儿节,是姑娘们最为重视的传统节日。是日晚,科甲巷绣花铺的姑娘、媳妇都要洒扫庭院,设香烛、瓜果,拜织女星,以求提高其绣技,民间称之为“敬巧神”。以碗盛清水,将灯草或豆芽截成短节浮于水面,观看水中浮现之水影,以验“乞巧”。用手搅动使其旋转,如有两节相遇,即是如愿得巧,便预示来年会绣出精妙的绣品,自然得到众多女伴的羡慕。清人杨燮《锦城竹枝词》云:“豌豆芽生半尺长,家家争乞巧娘娘。天孙若认支机石,块质犹存织锦坊。”(郑蓉《瑰丽精美话蜀绣》,见《文史杂志》2008年第2期)

  锦华馆的昔年风华

  近年,锦华馆的灿然重现,成为春熙路步行街中的一条诗意盎然的甬道。由于建筑风格与周边迥然不同,不但引起外地游客的驻足凝思,也勾起了很多“老成都”的回忆。我的父亲寿昶先生就曾见过周孝怀书写的锦华馆题额,字在楷隶之间,横画收笔处有挑脚,但体势已具楷书的特点, 风格朴厚古茂。

  据吴世先主编的《成都城区街名通览》记载,当时的街道宽3米,长12米。后来长度逐渐扩展为180米,旧时为私人小花园及民房,1916年改建为商场,名“锦华馆商场”,模仿对象是不远处的商业场,内部设有理发厅、浴室、缝纫铺、小吃馆等。由于此地旧时是蜀绣刺品的交易之地,名称蕴含有繁花似锦之意。1924年春熙路建成后,锦华馆商场渐趋冷落,后改名为锦华馆街。需要指出的是,制作蜀绣的店铺不仅限于锦华馆街,而是遍布大科甲巷、小科甲巷和正科甲巷一带。

  韩忠智主编的《百年金街春熙路》记载说,馆初有进出两个口,东口在正科甲巷,入口西行,大约三二十步北转,到总府路南侧有一口可以出入。全场地盘为迂回式,高楼整齐,道路清洁,商店云集,进出口均筑有牌楼,道口曲折迂回,显得堂皇富丽。每家铺面之界墙均用彩色石膏塑造出各种飞禽走兽、名花异草予以点缀。后来又开辟了后场一段,通小科甲巷,为廉价拍卖场。其后南端在基督教青年会隔壁又开了一口,与新建成的春熙路北段相连接。在1916年—1924年,馆内生意兴隆,餐馆、服装、照相、浴室等店铺有数十家之多,其中“醉翁意”餐馆、“蜀达”照相馆较大,在市民中具有一定影响力。春熙路开通之后,锦华馆逐渐失去了吸引力,店铺逐次歇业,仅剩几家苦苦撑持。商场沦为从正科甲巷通往春熙路的东西通道。它的西端出口,在1930年代也因新建房屋而被拆除。

  但在这条小小的街道里,让人值得回味的历史,却如红酒一般韵味悠长。由于具有民国的建筑风格,成为不少摄影爱好者的外拍场所,甚至成为一些影楼拍摄写真的外景之地。

  孩儿们的“梦工厂”

  科甲巷的玩具市场,几乎是那时成都孩子的“梦工厂”。在数十年前,旧时以卖“过年货”以及“耍玩意儿”的商铺为主。诸如“麻将”“纸牌”“狮子笼灯纸扎货”等等,更多的是儿童喜欢的手工玩具戏脸壳、萝卜枪,木制的关刀、长矛、响簧、提簧等等,五花八门,是成都小娃娃有了过年钱就蜂拥而至的地方。由于品种繁多,琳琅满目非常吸引人。科甲巷于是被戏称为“玩具一条街”。归纳起来有几大类:

  其一,动物灯具。如纸马、兔儿灯、龙灯、车车灯等。其二,面具。如笑头和尚,猪八戒,孙悟空,大花脸,王先生与小陈(1930年代电影中的滑稽角色)等。其三,兵器。如关刀、宝剑、花枪、短刀、金箍棒、铜锤、连枪(盒子炮)、步枪、机关枪、菜油兵舰(以菜油灯对船体内的小铁盒及铁管加热,利用热空气排水的反作用推动小船在水中前进,当时算是相当新鲜的玩意了)、欢喜弹、洋火炮、冲天炮、地老鼠等等。其四,响器。如锣、鼓、年号、小号、地转转(儿)等。这些玩具虽无多大教育作用,但可谓价廉物美,为儿童所喜爱,花钱不多,各取所需,十分抢手。

  最扯孩子眼球的还是卖戏脸壳的店铺。硬纸壳做的大头娃娃、笑头和尚、孙悟空、关公等挂满檐前和店内,那些戏脸壳染得花花绿绿,再涂上一层桐油,光亮鲜活,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大的如大头娃娃,戴在头上如一个大南瓜,小的如孙悟空,扣在脸上立即生猛活跃,犹如变了一个人。小孩们里三层外三层围在店铺前,嚷着要买关公,要买笑头和尚。店主则一脸灿烂的笑,忙得不亦乐乎。孙悟空的脸壳当时价格为旧币一千元(相当于人民币一角);而有木架支撑的大型纸马,孩子还可以骑上去,卖价竟达一块银元,这只能让绝大多数娃娃干瞪眼。

  民国时期流传的歌谣《唱成都》就记载说:“科甲巷上亮铮铮,玻璃灯照兔儿灯。”娃儿最喜爱中秋节牵“兔灯”,因为价廉,父母一般会满足。那时这些地方是卖“兔灯”的好去处:春熙路后面的科甲巷、八宝街上的灯笼街、宽窄巷连着的长顺街上,都有着好几家专卖玩具的耍玩意店。中秋节前竹篾纸糊的兔儿灯,玩具店中早已挂满,只等小朋友前去挑选。今天,这些习俗已不复存在,但我还是怀念过去中秋节的美好时光。

  清代以来,流传着一句话:“男不拜月,女不祭灶。”所以拜月就成了妇女的专利,家中的主妇忙着拜月,小孩子也不愁没事干。中秋节前,街市上都会卖一种专供儿童用的兔儿爷。兔儿爷的起源约在明末。明人纪坤(约1636年前后在世)的《花王阁剩稿》:“京中秋节多以泥抟兔形,衣冠踞坐如人状,儿女祀而拜之”。到了清代,兔儿爷的功能已由祭月转变为儿童的中秋节玩具。制作也日趋精致,有扮成武将头戴盔甲、身披戢袍的,也有背插纸旗或纸伞、或坐或立的。坐则有麒麟虎豹等等。也有扮成兔首人身之商贩、或是剃头师父、或是缝鞋、卖馄饨、茶汤的,不一而足。

  大头阔嘴笑嘻嘻,彩绘纸壳高耸鼻。

  刀剑抛光涂银粉,兔儿笼烛走东西。

  何韫若的这首《竹枝词》所反映的,就是大科甲巷一带儿童玩具店的盛况。这让我想起意大利诗人但丁在《新的生命·前记》里所发的感叹:“细心品味童稚岁月里的情感与行为,对于许多人来说,或许有些虚幻,所以,我不便多说什么。我会将许多曾经发生的事忽略,只珍藏下我记忆中不能忘却的事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