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历史 | 人物 | 产业 | 读书 | 社会 |
巧解红楼之宝黛
发布时间:2014-07-22 15:49       文章来源:国际在线       作者:佚名         点击量:

核心提示:开卷《红楼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神话的叙述:女娲补天时留下一快石头未用。天长地久,石头修成人形,名为神瑛侍者。侍者常在灵河岸行走,见河岸边有一株绛珠仙草,逐日以甘露灌溉。

  
贾宝玉与林黛玉(资料图)

  原标题:贾宝玉为何至死难忘林黛玉?

  开卷《红楼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神话的叙述:女娲补天时留下一快石头未用。天长地久,石头修成人形,名为神瑛侍者。侍者常在灵河岸行走,见河岸边有一株绛珠仙草,逐日以甘露灌溉。仙草幻化,为一女体,她心思想,既得神瑛侍者甘露之恩,若下世为人,欲将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还得过了。

  这个神话故事,便是宝黛关系的提契。宝玉将黛玉视为知己,看作同类,甘露滋润,惜心护呵。而林黛玉呢,她唯有将自己柔弱生命中惺惺相惜之爱,化为泪水,报答于宝玉。一首“枉凝眉”道出两人的缘份:“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他俩,是灵的相投,是美的契合。他们注定得不着姻缘,也不屑于姻缘。

  这也便成为《红楼梦》与《西厢记》,《牡丹亭》的相异之处。莺莺对张生,由情到欲;杜丽娘对柳梦梅,由欲到情。情和欲的不可遏制,均被作者在本子中抒发出来。也正因此,这两本书被士大夫斥责为“淫词艳曲”。不否认,《红楼梦》中也有所谓的“淫词艳曲”,但在宝黛之间,绝无任何不洁的描写,作者死守住“洁本洁来还洁去”,宛如一道清流在贾府的污泥浊水中流淌。

  小说的第二十三回,宝玉和黛玉在大观园内收拾落花,又一同偷读禁书西厢,为书中人物的互相爱慕而心动神摇,如醉如痴。该段落,写的十分美,很多人都熟悉,也一直作为重要情节,引证这两位青年男女冲破束缚,悄悄地恋爱。但如若我们有心地浏览,便会觉得不象那么回事。他俩喜欢西厢,因为在他们眼里,西厢真是好文章,词句警人,余香满口。但西厢记里的爱情表白,却被他们用来相互斗趣。特别是宝玉向黛玉求饶的那段话,疯疯傻傻,令人忍俊不禁:“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遭吧,我要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叫个癞头鼋吃了去;变个大王八,等明儿你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驼一辈子石碑去。”宝玉赌咒发誓,怕林妹妹受委屈,竟然把林黛玉嫁到人家那里去当“一品夫人”去了,你看荒唐不荒唐。后来,林黛玉因误会可真受了委屈,独自葬花,且泣且呤,好不伤感,也正到了多情公子贾宝玉表态的时机。但他这个人,在林姑娘面前,一点子装腔作势也不会:“谁知你忽然不理我,叫我摸不着头脑,少魂失魄,不知怎样才好,就是死了也是个屈死鬼,任凭高僧高道忏悔,也不得超生,还得你说明了原委,我才能托生呢!”这番话,说得极其关键,贾宝玉对林黛玉,是作为知音来追求的。他把整个心怀都向她畅开,字字饱含着真情。宝玉四周的美女花团锦蔟,他衷情于黛玉,并不在于她是美女中的一员,更确切地说,并不在于她身为女儿。他爱她,因为她是他人生相知相投的伴侣,对功名仕途,世嗣昌隆,他们有一致的思想基础。旁人的正统观念,在他们看来,不过“混账话”而已。两人平常说的话“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要恳切”。正因为如此,莫要说在贾府,就是在整个社会上,他们被视为离经叛道,不肖种种。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无比珍惜彼此之间的友谊,升华到精神上难舍难分的相爱境地。就如林黛玉所感叹的那样:“黄金万两容易得,知己一个也难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