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历史 | 人物 | 产业 | 读书 | 社会 |
周恩来遗言炮制者去世 曾因此震惊世界后入狱
发布时间:2014-02-19 10:40       文章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作者:邹建中         点击量:

核心提示:“周恩来遗言” 关于我的后事,我向中央请求:一、将我的病情发展告诉全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猜测。二、追悼会主席不要参加,会应力求简单,请小平同志致悼词。三、骨灰不要保存,撒掉。

周恩来遗言炮制者去世 曾因此震惊世界后入狱
李君旭(钱育杭提供)

  李君旭生平

  ●1953年出生于浙江杭州。

  ●1975年进入杭州汽轮机厂做学徒。

  ●1976年5月因“总理遗言”案入狱,定性为现行反革命并判处死刑。

  ●1977年年底获释回到原单位杭州汽轮机厂。

  ●1980年代在《浙江日报》社、杭州大学、《东方青年》杂志、浙江团省委等处工作。

  ●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遗言震动世界》、《啊!龙》、《悼念班禅大师》、《〈编辑〉人情与竞争》、《外行书记》、《经营副厂长》等。《啊!龙》获全国第二届报告文学奖,《〈编辑〉人情与竞争》获浙江省首届登峰杯青年文学奖。

  ●1989年颅内出血,导致记忆力衰退。

  ●2014年2月9日清晨在城东医院经抢救无效逝世。

  “周总理遗言”

  主席、中央:

  我自第二次手术以来,病情曾有短期稳定。从下半年开始,癌症已广泛扩散,虽然自觉尚好,但去见马克思的日子确实不太远了。我想,有必要向主席、中央汇报一下近来的一些想法。

  患病期间,主席对我亲切关怀,使我十分感动。主席年龄大了,要注意身体。有主席为我们党和国家掌舵,是全国人民莫大的幸福,也是我莫大的欣慰。这些日子,主席在遵义会议时和我的谈话总是历历在目,百感交集。不能为主席分担一些工作,我十分难过。为了我们祖国和人民的前途,主席一定要保重。

  ……

  朱德同志和剑英同志年事已高,要多锻炼身体,当好主席的参谋,具体分工是可以摆脱的。但是,你们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我们一辈人,跟主席那么多年了,更要以高昂的战斗精神,保持晚节。

  小平同志一年来几方面工作都很好,特别是关于贯彻主席的三项指示,抓得比较坚决,这充分证明了主席判断的正确。要保持那么一股劲,要多请示主席。多关心同志,多承担责任。今后小平同志压力更大,但只要路线正确,什么困难都会克服的。

  ……

  同志们,长期以来的病假,使我有可能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在这段曲折的路上,我永远不忘怀那些在我们前面倒下的先烈。我们是幸存者。1926年我和恽代英同志分别时,他说:“当中国人民都过上幸福生活的时候,我们能活着的人,一定要到死去的同志墓前,去告慰他们,死者会听到我们的声音的。”我总想着,用什么来向他们汇报呢……在弥留之际,回忆先烈的遗言,对照我们人民的生活条件,我为自己未能多做一点工作而感到内疚。……展望本世纪把我国建成一个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的壮丽前景,我充满了必胜的信心。死对于共产党员来说算不了什么,因为我们把生命交给了人民的事业,而人民的事业是永存的。唯一遗憾的是我再也不能和同志们一起前进,加倍工作,为人民服务了。同志们,一定要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一切之上,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关于我的后事,我向中央请求:一、将我的病情发展告诉全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猜测。二、追悼会主席不要参加,会应力求简单,请小平同志致悼词。三、骨灰不要保存,撒掉。

  “遗言”震动世界 李君旭因此入狱

  惊悉李君旭先生于2014年2月9日上午在杭州去世,感慨不已。李君旭先生曾经是《东方青年》的总编辑,我当年就是他的部下。38年前,他炮制了震惊中国的《总理遗言》。

  1988年深秋的夜晚,我因受北京一家出版社之约,在李君旭家采访了他。其实那时的他已是我的“顶头上司”——《东方青年》杂志社总编辑。在问到那篇曾震动国内外的“总理遗言”的产生背景和以后发生的事时,李君旭沉思须臾,侃侃而谈……

  杭州汽轮机厂

  23岁,普通工人

  几杯热酒,一腔不甘

  1976年,他是杭州汽轮机厂的一名普通工人,才23岁。那年的冬天,因为周总理的去世而显得格外寒冷格外漫长。一天晚上,李君旭参加了几个朋友的“聚餐”后,一回到自己那间斗室,便陷入了冥思苦想……刚才,几杯热酒下肚,几个热血男儿便“指点江山”起来。“周总理的遗嘱,就是把骨灰撒掉这一句吗?”“肯定还有什么话被人封锁了!”“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得行动起来,继承总理未竟事业……”对,得行动起来!李君旭冷静地思考着,而一腔热血却在燃烧……他觉得,应该写一篇文章了。他拂开稿纸,提笔开了几个头,都不满意。他猛地推开北窗,任寒风夹着细雪扑面而来。突然,他脑海中掠过一道闪电……啊,灵感来了!遗言!就以周总理的口气,写一封诀别书!由于高度的亢奋,李君旭的胸口在刹那间感到一阵窒息……此后,李君旭开始为“遗言”的写作而作准备了。他阅读有关人士的回忆录,收集周总理的生平资料,重温中共党史和建军史……

  16开记录纸

  头号反革命事件

  医生给他安眠药

  春节刚过,厂区里显得冷冷清清。他待在宿舍里,乘无人之机,抽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十六开记录纸。《周恩来总理遗言》就在那间斗室中问世了。它像核反应堆,向四面八方放射着巨大的能量——

  《周恩来总理遗言》一问世,各地很快出现了数以千万计的抄本,而且,130多个国家的电台、通讯社播了它。《周恩来总理遗言》为不久后的“四五”运动作了重要的舆论准备。它是向所谓“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宣战的檄文。在十年“文革”史上,《周恩来总理遗言》有其特殊的地位。

  4月5日,“天安门事件”爆发。《周恩来总理遗言》作为“头号反革命事件”受到追查。5月5日,一辆绿色的吉普车开进杭州汽轮机厂。4个公安人员带走了在做工的李君旭。他从此成了“重大政治犯”,被投入了监牢。5月底,他被秘密押送到北京。“那18个月,我失去了自由。我所被关押的北京某个地方,至今我仍不知。”他当时不被人叫名字,而是叫他“63号”。

  监牢有一只白炽灯,每天晚上都亮着,这常常使得他无法睡眠。医生怕他这样下去支撑不了几天,就给他吃安眠药。给他药时,医生将它挤压成粉状,并看着他吃完后才离去。医生是怕他把安眠药积攒起来用来自杀。后来,吃安眠药也不能解决问题了,李君旭常常彻夜难眠……

  房间里的窗户不但关着,还糊上纸。他能看到的只是空荡荡的四壁和一张当时鬼话连篇的《人民日报》。

  在报纸上臆想世界各大城市

  一套《列宁选集》

  客车中的一次审讯

  君旭从小对地图特别感兴趣,于是,他利用《人民日报》,在国际版上找到了一个国家的名称后,立即去想出它的首都是什么以及这个国家的版图是什么样的,然后画在报上,标上首都,再自作主张地在上面“兴建”城市、铁路、港口……这倒也打发掉不少时间。

  当然,他对中国的地图更有兴趣,于是常常将其画出。久而久之,他对中国地图的熟知到了让我吃惊的程度。我曾考过他,只要报出中国任何一个县的名称,他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出它是属哪个省的。他后来向监牢当局再三请求,为他买来了一套《列宁选集》,从此,神游世界和研读马列,使他再无“崩溃”之忧了。

  有一次,“专案组”又来找他。审讯是在一辆客车中进行的。他觉得特别好笑。“你笑什么?唐山都大地震了,你还幸灾乐祸?”审讯员要先杀杀他的“态度”,“地震那晚,你为什么起来又躺下?”“我又出不去,不躺下来干什么?”他回答,“死了倒好了!”“什么?你盼着房子都倒掉?你想让那么多革命战士陪你死?”对方吼道。“我想我死了,你们也可少些麻烦。”

  1977年11月,李君旭获得了自由。到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的事情得到了平反。他说他是走过“炼狱”的人。

  出狱后,对安眠药产生了依赖

  谁也没有料到,在北京被关押期间,李君旭对安眠药产生了依赖,这种依赖,在以后的十多年中,始终像一条毒蛇缠绕着他。1978年下半年,李君旭因喜欢在晚上写作、聊天,渐渐出现失眠,开始服用安眠酮。服用几分钟,李君旭即感到心情愉快,全身舒服,思维活跃,想象力丰富,并感到在工作、写作中遇到的困难此时迎刃而解。这样的感觉大约持续20分钟后,便昏昏睡去。第二天起床后,李君旭感到精神饱满,毫无倦意,工作时自感效力很高。此现象一直持续了三年,即到了1981年,这期间李君旭对服药的愿望并非甚迫切,一般是每周服2-3次,每次1-2片。6年前,李君旭到厂管理部门工作,整日起草文件、写报道,感到适应不了,开始增大安眠酮的剂量,几乎天天晚上3-4片……

  后来,他调到浙江日报,工作压力更大了,同时他对药物的依赖更强烈了。有几次,同事们发现他说话、打电话时,口吃或语音含混不清,走路摇摇晃晃,还常常摔倒,以为他是工作太辛苦了。

  1984年12月,报社领导将他送到医院进行诊治,误以为他是得了“低血糖”。到了1987年,李君旭调到《东方青年》杂志社任总编辑时,药量已增加到一日一次,每次2-4片了。

  许多人由于缺少医药学方面的知识,便在他的要求下,想方设法为他搞安眠酮。有一位编辑在连续两次为他搞药后,吃惊地问:“这种药不好吃得太多的,你的‘吞吐’量真大!”他却笑笑说:“没关系的,我有数。”

  李君旭到《东方青年》的那年,我也调到了该杂志社。我经常看到他因服了药后出现的那些状态。有一天下班后,见他头重脚轻地骑上自行车回家了,我怕他路上摔倒或撞到汽车上,便尾随而去。果然,没骑出百米路,他就重重地摔倒了。我说:“李总编,你别骑车了,我用车推你回家。”他同意了,支撑着从地上起来,坐在车后的架子上。快到家的时候,他让我停下来,说要买酒喝。我买了一瓶二两装的小茅台,他一口气喝了一大半,将剩下的放在了衬衣口袋里。“你……走吧。我自己……可以回去了……”他结结巴巴地说着,打起精神向家门走去。后来,我才知道,为了隐瞒吃药这件事,他常常对妻子小沈撒谎,说是“有应酬,酒喝多了”。小沈知道他在骗人,也无可奈何。因为,他藏药的地方有好几处,且常常变地点。小沈“捣毁”了一两处,一点也解决不了问题。小沈为此常哭……1988年3月,李君旭住进了浙二医院。专家们对他进行了会诊。

  专家:你服药后,觉得有哪些方面不舒服?

  李:反应迟钝。工作效率很低,还经常腹泻。走不稳,常跌倒。

  专家:安眠酮断档怎么办?

  李:最希望得到此药。现在能配到。如果实在弄不到,也算了,就是心里不好受。

  专家:最多一天吃多少?

  李:10片。

  专家:你如何掩饰?

  李:说昨晚没睡好,或者说喝了酒。

  ……

  一个半月后,李君旭出院了,可对安眠酮“依赖”的根本问题并没有解决。这次减药的失败,便导致了严重的后果。

  1989年4月中旬,李君旭常说头疼、头晕。16日早饭后,他突然呕吐,尔后便进入嗜睡状态;午饭后也如此。小沈慌了,招呼了人,将李君旭送到浙二医院。手术后效果不佳,于是18日,对李君旭又施行了一次手术:扩大骨孔,引出残余积血……遗憾的是,李君旭从手术室回来后却变了一个人:嗜睡、不说话、对一切无兴趣、反应迟钝……紧接着,又有一连串的不幸向他袭来:小沈与他离异、股骨胫骨折……其中,小沈的离异对他的打击最大。

  有一次,一位不知情的朋友去医院看他,问起“小沈好吗”,君旭麻木的表情立即发生变化,泪珠滚了出来。所以他的大哥等人有机会总要关照来访者,“千万别提小沈的事”。

  此时此刻,我的心绪难以平静。李君旭以往的身影不断在我脑海中迭现。他特别爱静静地待在旷野、海边或上到高处,坐看云起云落,怀迎长风;热烈的信仰、烂漫的童话,激情的艺术,深沉的哲学思辨……都和大自然融为一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