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历史 | 人物 | 产业 | 读书 | 社会 |
清宫过年:乾隆亲自打鼓唱戏
发布时间:2014-01-17 11:03       文章来源:张卫东博客       作者:张卫东         点击量:

核心提示:自打昆曲传到到北京以后,明代中叶以来在民间就有了很深的基础,但是真正达到万人空巷还是在康熙年间。

 原标题:漫话清代宫廷昆曲:年底祭灶乾隆亲自打鼓唱戏

漫话“清代宫廷昆曲”
故宫畅音阁大戏台(资料图图源网络)

  自打昆曲传到到北京以后,明代中叶以来在民间就有了很深的基础,但是真正达到万人空巷还是在康熙年间。在清初的内廷还没有完全把昆曲作为唯一的雅部正声,这说明在宫廷还按照明朝遗留的演戏风格,保持了高腔与昆曲同等的待遇,而到康熙末年的宫廷高腔就逐渐衰落了。这里是指宫廷保留明代风格的老弋腔,而在民间的高腔实际上已经变成一种新腔,这种新腔一直不被内廷的欣赏者们接受。因宫廷剧坛有完整的传承体系,再有它只是为小众服务所以还有些生存的余地。经过雍正朝后的宫廷高腔就逐渐退到花部地方戏的行列中了,这一点从乾隆年间出版的戏曲剧本选编《缀白裘》中就可以看到,高腔戏基本都北放到乱弹、吹腔以及弦索中去啦!这说明在康熙朝到乾隆朝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宫廷都以昆曲为贵,而且至今在北京的老人们还沿袭着明代传来的声腔称谓,把昆曲习惯称之为“昆腔”。在清宫遗留下的文档中去看,几乎皆称之为“昆腔”。至于“昆曲”一词应是泛指“水磨调”,在北京普遍冠以“昆曲”命名还是民国以来的事。

  早在康熙朝中叶,清宫演唱昆腔的礼仪性质就已然有定制。后世的几朝皇帝要举办一些庆典,都得要参照康熙朝的典章怎么做。昆腔在宫廷演出到乾隆朝属最繁盛时期,这时不仅丰富了剧目还沿袭确定了一些演戏的礼仪规范。乾隆在位六十年,太上皇又做了三年多,统治时间比较长,他又是个最多事儿的皇帝。因此这时内廷演戏的机构更完善,也出现了许多名目的庆典剧目。而后的嘉庆、道光两朝皇帝都参照乾隆朝的典章制度听戏,虽然在道光年裁撤了大批伶工艺人,但听戏的兴趣并没有因此而减少。追溯清宫内廷演唱昆腔戏的礼仪定制,应从康熙朝开始。

  乾隆朝时不断的修了很多戏台。像热河避暑山庄的清音阁,紫禁城里畅音阁,还有寿安宫,这三处都有三层高大的戏台。这些都是参照雍正年圆明园“同乐园”戏台的规模而造,虽然紫禁城内寿安宫戏台于嘉庆四年拆除,而三层的营造法式确实是雍正年留下的“同乐园”“烫样儿”。还有一些小型的戏台,像景祺阁戏台、怡情书史戏台、漱芳斋室内戏台、倦勤斋室内戏台等,这些也是乾隆年间建造。这里还不算前后修缮的旧戏台,所以在内廷到处可见乾隆年建造的戏台以及他的御笔台联匾额。这还不包括京东盘山行宫戏台以及临时搭建的戏台,至于在京南旧宫、团河行宫等处还有堂室以及露天的演唱场所。

漫话清代宫廷昆曲:年底祭灶乾隆亲自打鼓唱戏
乾隆

  那时宫廷演戏是很平常的事情,皇帝在处理政务之余,把听戏当成一日三餐一般。清朝的皇帝听戏与明朝不同,不只是简单建立在娱乐上,重要的还是在于寓教功能,此外这还是一种礼仪的象征。自打乾隆帝开始,在每年腊月底祭灶时,在萨满教跳神活动开始之前,乾隆帝要坐在坤宁宫的大炕上亲自打鼓清唱《访贤》,把唱戏作为祭祀中的不可缺少的形式和内容。这出《访贤》就是元代罗贯中作的北杂剧《风云会》中的《访普》,也叫《雪夜访贤》。因剧情是赵太祖一人夤夜冒雪到赵普家中,看见赵普家中桌案上有半部《论语》,于是唱道:“卿道是用《论语》治朝纲有方,呀!却原来半部山河在上。圣到如天不可量,可见那谈经临绛帐。”因剧情是皇帝忧国忧民夜访贤臣,而祭灶的时间与其戏中情景吻合,所以乾隆帝以此戏作为祭祀专用可谓育化至极。这出戏昆腔、高腔都可以演唱,但唱腔基本相同,只是有“红”《访贤》“白”《访贤》之分。红《访》就是由正净应工,勾红脸画赤龙眉。白《访》就是沿袭元杂剧的正末应工,由老生素面俊扮。我想乾隆帝的那段清唱很可能是以老生家门演唱,没有笛子或锣鼓伴奏也许是为了庄重。

  这个习俗究竟是从前朝沿袭还是创始自乾隆帝,目前我还没有见到文献资料。但仅凭乾隆帝在位长达的六十年之久,可以估计到这个祭祀形势不会只有一两次作罢。因为距离我们现在的时代久远,特别是这些处于国家政务之中的边缘文献实在难以保留至今,再加上两次的外国列强入宫洗劫,有关演戏文档以及其它内廷档案被毁是事实,究竟祭灶唱戏的先例始自于那位皇帝仍旧是个谜……

  在乾隆帝之后,没有记载嘉庆帝有没有效仿,也许是因为他没有胆量演唱得能超越乃父。如果唱的不好还不如不唱,这也是梨园行的习惯。一般经常为演员提意见的人,即便能唱能演也大多不愿上台展示。嘉庆帝不但对昆曲的表演是内行,而且对锣鼓经也非常通透,经常因为演员在台上有一点小错儿就传口谕批评,还经常纠正字音指点如何演唱。当然要是比起乾隆帝的才情那就不是一个档次了,中国历史上的几百年中,在皇帝里面他是一位出奇的人物。不要说他通晓的几种语言文字,就凭精美绝伦的书画以及鉴赏书画、古物、古玉方面的学问就足可以成为全面的美学大师。他还用诗作为日记的方式写作,现存就有四万多首。作为一个皇帝,在处理政务之余,能写下四万多首诗,如果没有一定的毅力根本完成不了。浩如烟海的《四库全书》编纂,也是由他发起开始。近代经常说乾隆大兴“文字狱”,以“莫须有”的罪名,捕风捉影地残害了许多知识分子。但是作为帝国之皇帝作出这些,本属正常的事情。试论那一朝那一代对有碍于国家政体的文字欣赏呢?何况在那个封建君主专政时代!

  但是我们也忽略了一点,在扬州设有专门检查戏曲的机构,曾经有一些戏有碍于政治、要改的传奇,左改又改都不合适,后来还是由乾隆帝亲自过问后才得以解决。他的批示也很有趣儿,说这是戏词儿无所谓。比如旧传奇中有骂清朝人祖先金朝人的戏,反映岳飞抗金的事情,如果全盘否定就都不能上演啦!一些侮辱北方游牧民族的词汇一律不必改正,根本不忌讳什么鞑子、金酋、番奴、羯膻、小番、番儿这类的称谓,在这方面可以看出乾隆也很开明。有些低级、下流趣味的传奇被禁演,连《牡丹亭》的部分章节虽不明令禁止却亦不能上演,至于北杂剧《西厢记》则在最重点的禁戏之列。乾隆帝晚年时,知道秦腔、乱弹演唱的粗鄙、黄色戏很是不爽,在做太上皇时期还命令嘉庆帝把京城的秦腔、乱弹班去赶出去。目前的研究文字总是说乾隆帝为维护昆曲的正统地位而对地方戏打压,其实当时这些戏确实是以“粉戏”或出卖色相来招揽观众。

副标题# 副标题# 副标题# 副标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