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历史 | 人物 | 产业 | 读书 | 社会 |
女子如何才能美貌又贤惠?只需七招
发布时间:2014-01-17 10:28       文章来源:汗青网       作者:综合         点击量:

核心提示:班昭是班彪之女,班固与班超之妹,曹世叔之妻,据闻是位难得一见的美人。

班昭与《女诫》
班昭

  班昭(约45——约117年),一名姬,字惠班,东汉文学家,中国第一个女历史学家。班昭是班彪之女,班固与班超之妹,曹世叔之妻,据闻是为难得一见的美人。曹世叔早逝,汉和帝知她博学高才,召她入宫担任皇后和妃嫔的教师。兄长班固编纂《汉书》未竟而卒,班昭承其遗志,独立完成了第七表《百官公卿表》与第六志《天文志》,《汉书》遂成。另外班昭还著有《女诫》,成为后世指导妇女行为准则的必读之书。她去世时,皇太后亲自素服举哀,为她行国葬之礼。金星上的班昭陨石坑是以她的名字命名。

  东汉女史学家、文学家班昭,家学渊源,其父班彪是东汉时期的大文豪,长兄班固修《前汉书》,二哥班超投笔从戎,是打通“丝绸之路”的赫赫功臣。班昭本人常被召入皇宫,教授皇后及诸贵人诵读经史。在七十多岁高龄时,她写出了中国第一部完备的女性礼教典籍《女诫》。她在书中从七个方面规范了女子立身处世的品德和行为礼仪,在之后的几千年中国历史上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班昭在《女诫》中教导女子当以柔弱为美,以恭顺谦让为德。《女诫》的第一篇论述卑弱。什么是卑弱?《女诫》中说:“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有恶莫辞,忍辱含垢,常若畏惧,是谓卑弱下人也。”可见,卑弱不是卑微卑贱,而是谦卑柔弱,这与君子的谦恭是一致的。女子要能够谦虚忍让,对一切人、事、物真诚恭敬。好事先让给别人,自己能谦退在后。做了善事不张扬,做了错事不推脱。忍辱负重,常常担忧自己做得不够好。这都是谦卑柔弱、在人之下的性情。所谓“满招损,谦受益”,水往低处流。一个谦虚,内敛,恭敬,顺从的人,自然在各种环境中都会受到大家的欢迎,从而立于不败之地,因此卑弱是女性最基本的处世之道。

  《女诫》的第二篇是夫妇。曰:“夫妇之道,参配阴阳,通达神明,信天地之弘义,人伦之大节也。”这里可以理解为,夫妇之道是上天根据阴阳契合的原理,本着宏大的慈悲,创造的人类最基本的社会关系,是人伦之中最关键的。而若“夫不贤,则无以御妇;妇不贤,则无以事夫。夫不御妇,则威仪废缺;妇不事夫,则义理堕阙。”丈夫若无德行,则无法引领妻子,妻子如果不贤德,则无法事奉、辅佐丈夫。丈夫引领不了妻子,则失去了威严,妻子辅佐不了丈夫,就失去了道义。

  《女诫》的第三篇敬慎中说:“阴阳殊性,男女异行。阳以刚为德,阴以柔为用,男以强为贵,女以弱为美”,意思是阴和阳的特性各是不同的,男女的行为也应有别。阳性以刚强为品格,阴性以柔弱为表征,男人以强健为高贵,女人以柔弱为美丽。又道:“修身莫若敬,避强莫若顺。故曰敬顺之道,妇人之大礼也。夫敬非它,持久之谓也;夫顺非它,宽裕之谓也。持久者,知止足也;宽裕者,尚恭下也。”这里明确指出,“恭敬柔顺”之道是女子的最大礼仪。恭敬就是要能持之以恒;柔顺就是要宽恕裕如。长久保持恭敬的人,知道适可而止,知足常乐,宽恕裕如的人,善于恭敬居下。“夫为夫妇者,义以和亲,恩以好合。”夫妻之间以恩义相待,刚柔相济,阴阳相合,相敬如宾,做到了这一点,才能获得真正的美满幸福。

如何成为贤惠人妻:班昭《女诫》
相夫教子贤妻良母(图源网络)

  《女诫》第四篇妇行中说“女有四行,曰妇德、妇言、妇容、妇功”,这是女子不能缺少的大德,即“三从四德”中的四德。班昭认为,妇德不必才明绝异,女子应该“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妇言不必辩口利辞,但要“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妇容不必颜色美丽,需“盥浣尘秽,服饰鲜絜,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妇功不必技巧过人,只要“专心纺绩,不好戏笑,絜齐酒食,以奉宾客,是谓妇功。”做到了这些,就尽到了女人的本份。

  《女诫》第五专心篇,是指出了女子从一而终的道理。丈夫是妻子的“天”,我们生活在人世间,几时离开过天呢?这正如妻子和丈夫永不分离,是同样的道理。“夫者天也。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离也。”如果不能做到,天将惩罚于人。此外,专心还包括专心正色。曰:“礼义居洁,耳无涂听,目无邪视,出无冶容,入无废饰,无聚会群辈,无看视门户,此则谓专心正色矣。”守礼守义、纯净纯善,不合于礼的绝对不听,目光很端正,不左顾右盼、邪视他人,出门不能打扮得妖艳,居家也不能穿着太随便。不和品行不端者交友,不沉迷于外面世界的浮华。以上都是“专心正色”的表现。

  在第六篇曲从里,班昭教授女子婆媳相处之道,曰:“夫虽云爱,舅姑云非,此所谓以义自破者也。然则舅姑之心奈何?固莫尚于曲从矣。”夫妻虽然恩爱,但是如果儿媳不被公婆认可,那家庭也无法真正和睦,要如何得到公婆的真心疼爱呢,就要做到“曲从”。公婆说的对要遵从,说的不对尤其要听从。不要争辩是非曲直,这就是所谓的曲从。曲从是一种谦恭卑下的态度,是敬长之德,也是忍辱之德。是非自有公论,忍的一时天地宽呀。

  当然还有《女诫》的第七篇叔妹。“夫嫂妹者,体敌而尊,恩疏而义亲。若淑媛谦顺之人,则能依义以笃好,崇恩以结援。”丈夫的兄嫂弟妹,虽然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有深厚的亲缘和情义在,是为妇者所敬重或疼爱的亲人。谦虚柔顺的好女子,必定能够和夫家的亲人和睦相处。

  古代女子大多不从事社会工作,以家庭为主,所以班昭认为女人要晚睡早起,辛勤洒扫,专心纺织,烹调美食以奉宾客。与夫家的父母、兄妹相处要谦顺忍让,宽容和睦,不要强争是非曲直,矛盾是不可避免的,要多从自已这方面找原因:“自非圣人,鲜能无过!故颜子贵於能改,仲尼嘉其不贰,而况妇人者也!谦则德之柄,顺则妇之行。凡斯二者,足以和矣。”

  近代女权运动兴起,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以后强调男女都一样,班昭的《女诫》被批判为封建礼教(注:其实我国历史从先秦到清朝并非是封建社会)的精神枷锁,许多女人追求“解放”,个性强势逼人,背离了上天赋予女人的柔美特性,好比以己之短比男人之长。我们经常听到有男士在抱怨:我想娶的是女人,可她呢,即不温柔体贴,也不扫地做饭,一整天在外面跑,说话比我还声大,有理就不饶人,你说我要她干什么?由此女人便失去丈夫的爱护与尊重,有苦难言,家庭不和谐,还要在社会上拚搏,最后弄得身心疲惫。

  传统女子以恭顺柔弱为美,顺天道故而生生不息,演绎了不朽的传说,繁荣了璀璨的华夏文明,班昭与蔡文姬、卓文君、李清照并列为古代四大才女,她十四岁嫁给曹世叔,夫妻谦让互补,育有几个子女,生活幸福美满,在哥哥班固死后独立续写《汉书》,被请到宫中尊为皇后与嫔妃的老师。她是一个卓越的女人,她的德行、才华与社会地位,几人可比?不论时代如何变迁,《女诫》依然对当代女子有值得借鉴之处。

  班昭的《女诫》七篇,言之谆谆,用心良苦,是她发自内心给后世女性留下的“不朽名言”,它深深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华夏女儿,遵从这样的女德规范做人,稳定着一个个社会最基本的细胞——家庭,才使得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礼义文明薪火相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