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自由谈 | 大家 | 观察 | 解读 | 心性 |
【远去的龙门石刻1】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
发布时间:2014-04-01 10:21       文章来源:洛阳晚报       作者:余子愚         点击量:

核心提示:龙门石窟造像精美,留有文字的造像题记数量之多居国内石窟之首。然而,沧桑变化,民国初年龙门石窟造像损坏严重,目前碑刻题记原石仅余2840品。值得庆幸的是,我市古籍收藏家晁会元收藏有1500多张龙门石窟造像题记拓片,为遭损坏的造像题记留下了珍贵的原始“照片”。为详载史册,洛阳晚报特别推出“远去的龙门石刻”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原标题:流落日本的《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
      编者按:龙门石窟造像精美,留有文字的造像题记数量之多居国内石窟之首。然而,沧桑变化,民国初年龙门石窟造像损坏严重,目前碑刻题记原石仅余2840品。值得庆幸的是,我市古籍收藏家晁会元收藏有1500多张龙门石窟造像题记拓片,为遭损坏的造像题记留下了珍贵的原始“照片”。为详载史册,洛阳晚报特别推出“远去的龙门石刻”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标题 刊登时间 作者
流落日本的《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 2014年3月25日 余子愚
《沙门惠诠造像》:见证北魏时期佛教盛况 2014年4月1日 余子愚

  核心提示

  近日,在我市古籍收藏家、白河书斋传承人晁会元先生家中,洛阳晚报记者见到了其收藏的龙门石窟造像题记珍贵拓片,大小、内容与原物相同。拓片背后的故事,见证了龙门石窟造像题记流失的过程。

  1 民国拓片

  记录龙门石刻风貌

  目前,晁会元正在为洛阳师范学院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撰写《新编龙门魏造像一百品考证》一书,内容主要是从其收藏的1500多张龙门石窟造像题记拓片中精选出来的。其中,书中收录的《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民国拓片原石已于民国初年被盗凿。

  公元493年,北魏迁都洛阳,拉开了开凿龙门石窟的序幕。开凿初期,龙门石窟发愿造像人主要是随孝文帝迁居洛阳的王公贵族,安定王元燮便是其中一位。元燮,生年不详,卒于北魏延昌四年(515年),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重孙,其父亲元休是孝文帝的亲信,常随孝文帝出征护驾。

  据晁会元介绍,龙门石窟有元燮造像三处,都在龙门西山的古阳洞。

  第一处是刻于北魏正始四年(507年)的《安定王元燮为亡祖亡考亡妣造像记》,在古阳洞南壁。内容是元夑为亡祖母、亡父、亡母造像。其题记被列入《龙门二十品》,书法峻美,结体古雅,康有为称之“若长城修矛,盘马自喜”。

  第二处在古阳洞的北壁,民国期间盛行的《龙门五十品》《龙门一百品》等都有收录。

  第三处为古阳洞北壁的永平四年(511年)十月十六日元燮造像(即《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已于民国初年被盗凿,古阳洞现仅存其被盗后的残坑石壁。

  晁会元收藏的《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民国拓片,基本为造像题记部分,内容包含“皇魏永平四年岁次辛卯十月十六日……”140多字,拓片左侧及下方有6尊石刻佛像,异常精美。

  从晁会元提供的《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原石照片可以看到,原石主要为人物造像部分,有僧侣、贵族及侍从共10位人物,人物造像上方分别刻有“比丘法智师”“法训王”“法嵩王”等字样。其中,“皇魏永平四年岁次辛卯十月十六日……”20多字与民国拓片重合。

  2 造像原石“归洛阳太守”

  关于《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被盗的时间,文献没有确切记载。1917年,学者关百益拓制《伊阙魏刻百品》一书中,已无《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的踪影。

  据国学大师、著名考古学家和金石学家罗振玉所著《石交录》记载,《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原石“归洛阳太守常熟曾氏(即曾炳章——记者注)”。此外,“曾炳章建郁藏阁存历代金石,其中有洛阳出土的魏唐墓志36方,造像原石两种”。

  曾炳章,江苏常熟人,字辛庵,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担任新安县令,中华民国成立后,改任新安县知事(即县长)。1915年、1916年,曾炳章曾担任洛阳县知事(即县长),因此他被罗振玉称为“洛阳太守”。

  晁会元说,常熟曾氏是收藏世家,历代名人辈出。江浙著名收藏家曾之撰,任清刑部郎中,与文廷式、张謇、王懿荣并称“四大公车”。他辞官回常熟后,在明代小辋川遗址上筑“虚廓居”,即现在的“曾园”。曾之撰著有《碑目》四卷,《江苏金石目》四卷,是清末著名金石大家。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曾炳章也对金石十分痴迷。资料显示,1915年,曾炳章找人将龙门石窟造像题记全部拓了一遍,借以“检查”佛像受损数目。

  不过,当时地方官员侵占文物也是常事。据罗振玉的弟弟罗振常所著《洹洛访古游记》记载,“曾任河南知府的文悌尝凿十数像以去,然多凿之即碎,完者不多,内有一造像记为唐薛仁贵书,亦并凿去”。

  1918年,日本学者关野贞证实:“从1914年起,龙门石窟的多数佛头能取下的都被取掉卖给了外国人。”在这一时期,古阳洞遭受的损害最为严重。

  洛阳学者赵振华所著《龙门石窟盗凿史》记载,洛阳古董商吴桂洁回忆:“曾炳章为了取得大量拓片,凭借官府势力,在各主要石窟内,高搭架子,经年累月从事搜集拓印。城内碑帖商人见有机可乘,纷纷向监事人行贿,利用官方所搭木架,常常进行拓印。”

  “近水楼台先得月”,曾炳章借此收藏龙门石窟造像题记拓片1800余种。

  3 珍贵原石流落日本

  在1917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销声匿迹。直至1974年春,日本学者中野次郎编次的《龙门造像题记》由日本中央公论社出版,内容涵盖龙门造像题记二十品、五十品等拓片及造像图片,内容翔实精美。书中收有《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世人才重见其面目。

  晁会元介绍,从近年拍摄的图片来看,《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题记内容与正始四年(507年)《安定王元燮为亡祖亡考亡妣造像记》基本相似,书法上比后者更胜一筹。

  然而,该造像题记石刻是如何流入日本的,没有确切的文字记录。据晁会元考证,民国时期,日本人曾多次到中国购买珍贵文物。1936年,知名藏书家、江苏人汪鸣銮的后人曾以8000块银元的价格,一次性将汪鸣銮的藏书卖给日本人。被曾炳章带往江苏的《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极有可能是此时被日本人买走的。

  据龙门石窟研究所(今龙门石窟研究院)编纂的《龙门流散雕像集》记载,《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原石现藏于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从日本所拍照片看出,该造像两边原有精美礼佛图,目前题记仅余21字,很令人惋惜。


  相关链接

  民国时期:龙门石窟盗凿严重

  1908年,亚洲文艺会设中国古物保护分会。1914年,该会秘书马克密给当时的中华民国外交总长孙宝琦去信,提到龙门石窟遭到的严重破坏:“多数之寺僮,手持铲凿,出应外国之游客,愿将凸雕品上之无论何物,凡为客所喜者,即凿之使下,以易数便士之酬报。”他还呼吁民国政府保护龙门石窟。此后,一些报刊转载此信相关内容,舆论引起了民国政府的重视。

  1914年3月,民国政府内务部发出训令,要求严饬龙门所驻部队,嗣后不得将龙门佛龛任意毁坏抛弃,并由河南省民政部门委派专员,会同洛阳县地方官至龙门石窟进行调查。1916年10月2日,民国政府内务部致函河南省省长,重申前令。

  资料显示,训令第一次下达后,洛阳县知事(即县长)曾炳章1915年开始对龙门洞窟进行全面调查,当时的损失情况让人触目惊心。1916年10月18日,时任河南省省长田文烈致函民国政府内务部予以答复,附以《保守龙门山石佛规条》和《龙门山等处造像数目表》。

  但从龙门石窟当时被破坏的状况看,民国政府的保护令虽达到一定的效果,但作用是暂时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